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百世闻之尚激昂”(一)  

2010-11-18 21:12:22|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世闻之尚激昂”(一)

——读菊坡诗 

      

        引言

 

 崔与之为岭南不世出之名臣,当宋之世,已有“千载一人”[1]之誉,文天祥更是慨叹“菊坡天人”,[2]对崔与之表达出近乎神明般的崇敬。

 对于崔与之的言论事功,论者已多,然于其诗,则鲜有专论。究其原因,盖菊坡文集散佚已久,后人所辑,不及原书之一二。仅据之一二,似难于展开宏论。

 然而,诗言志,歌咏言,较之公文奏章,诗则更能展现内心世界。即使是与他人之唱和酬答,亦不能完全隐去心曲流露。

 因而,我想透过吉光片羽般残留下来的菊坡(与之号菊坡,以下迳称菊坡)之诗,来探索菊坡内心所存之政治理念与政治抱负。并由此个案来展示南宋后期士大夫之政治考量与政治倾向。

 本文纯为诗文证史之尝试,而非文学艺术之探究。诗文证史,为陈寅恪先生所提倡,而后学界之诗文证史确亦有效解决一些历史疑案,如通过宋人李若水《捕盗偶成》一诗则证明宋江确曾接受招安。然本文则非为历史事实之考索,而是结合历史背景,对历史人物思想之探寻。就研究角度与研究方式而言,亦不过为引玉之瓦砾,幸勿见笑。

 

       一,“吾道从来轻九鼎”

 

   读后人所辑《宋丞相崔清献公全录》,有一个感觉是,文集之中充满了辞任表章,如对参知政事之命、右丞相之拜,便有前后十三通辞免表状。后人以此高之,宋人刘克庄在祭文中写道:“世所谓贵莫如三公,公辞台衮,以初服终;世所谓富莫如万锺,公却厚禄,如粪土同。”[3]宋人家大酉颂扬道:“白麻不能起南海,千载一人非公谁?”[4]

 关于菊坡坚辞的原因,由宋迄今,探讨尤多。

 今人之研究,多以为系出于当时政治局势险恶,菊坡不愿与执行史弥远政策之后继宰相郑清之合作之政治原因。此说与保持晚节说有相通之处。我认为此乃部分原因,并非全部。

  还有砥砺士风说。后来的黄震曾抨击宁宗、理宗朝的“四弊”就有“士大夫无耻”。[5]前述刘克庄祭文就写到菊坡坚辞的意义,他说:“使公复出,一时蒙功;公虽不出,百世闻风。”我以为砥砺士风虽然也可以看作辞官原因之一,但更多体现的是客观效应。当然,菊坡视富贵为粪土是其一贯思想。他在诗中写道:“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6]又写道:“酒酣耳热自击缶,世间万事轻鸿毛。”[7]

 菊坡坚辞的直接原因,实际上就是他在辞表中反复强调的年老多病。在菊坡五十余岁壮年之际,担任广西提点刑狱,半年间到所辖各地巡视,遍历瘴疠之乡,因染风眩之疾。菊坡在端平三年(1236)《第六次辞免参知政事奏状》中说:“臣年七十有九矣,凋残之状,日甚一日。心疾益深,怔忡自汗,神昏思短,健忘如痴。加以头风相陵,极其痛楚,牵引唇齿,时复晕绝。养痾一室中,犹且惴惴然,朝不保夕,数千里冲冒跋涉,何以克堪?”在《第四次辞免参知政事奏状》中,菊坡还这样写道:“缘臣年事已去,百病丛生。拜跪不能则废礼,视听不真则废事。废礼废事,将焉用之?而况心气头风,交相为瘉。春间为寒邪所中,半身不遂。涉秋以来,此疾复作,须人扶掖而行,十目所共见也。若迫于成命,不自揣量,奔走贪荣,死于道路,则晚节扫地,遗憾何穷?”反复强调的都是身体原因。菊坡所述,当为可信可怜。数千里赴任,对于一个已经半身不遂年近八十的老人来说,绝对是难以实现的。所以菊坡的坚辞,实在主要出于身体状况的实际考虑,做出的无奈决定。

 其实,我们观察朝廷三番五次、十次八次坚持任命这一现象的背后,未尝没有任命以外的用意。史弥远之死,结束了长达二十四年的专权,亲政的理宗与后继的宰相郑清之,想给人以政治一新的面貌,因而做出大量召用声望旧臣的举动。在这样的举动中,曾在淮东与巴蜀立下经营之功而拥有巨大声望的菊坡自然是朝廷首选,未见得就是真意坚邀,更多的则是政治姿态。而经历一生政治历练的菊坡,并不难看出朝廷招请的背后用意。因此,注重保全晚节的菊坡,选择坚辞亦是一种必然,而身体状况也正是一个最好的借口。“美官谁不爱,所贵以道得”[8],早在菊坡辞免知扬州、主管淮东安抚司公事之后的任命时,其门人洪咨蘷便如此评价菊坡,因为他深知其师。

 道者云何?菊坡在一首诗中写道:“吾道从来轻九鼎,诗人殊乏到三公。”[9]从这里,我们可以挖掘出菊坡坚辞卿相之任的深层因素。

 士大夫的“道”,便是儒学的道统。“吾道从来轻九鼎”,便是自原始儒家以来的对君主藐视的传统。

 在《论语》中,有着大量孔子有关君臣关系的言论记录。《论语?为政》载:“定公问孔子:君使臣,臣事君,如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论语?宪问》记载:“子路问事君,子曰:欺也,而犯之。”《论语?先进》载:“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论语?卫灵公》载:“道不同,不相为谋。”同是《论语?卫灵公》载:“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要注意,《论语》等原始儒家所说的“君”,只是当时的诸侯国君,并不是天下共主周天子。而到了后世,在皇帝制度建立后的中央集权大一统王朝的背景下,士大夫为获得限制皇权理论资源,便移花接木,将错就错,将诸侯国君的“君”直指为相当于周天子的天下共主皇帝。[10]这样一来,既有理由犯颜直谏,又有理由远离隐遁。

 作为在儒学思想薰陶下成长起来的宋代士大夫一员的菊坡,完全承继了原始儒家的思想,比如对于犯颜直谏,他在诗中就有“直谏批逆鳞,言言皆献替” [11]的表达。“九鼎”当主要是指代皇权,菊坡“轻九鼎”之句,正与孟子“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遥相呼应。

 南宋权相辈出,特别是史弥远的二十四年专权,让士大夫对中央政治产生了疏离。因此,我以为将菊坡坚辞卿相之任解释为不愿与非正常继位的皇帝以及权臣余绪的具体大臣进行政治合作,过于简单化和表层化,而对中央政治的疏离才是菊坡坚辞卿相之任的深层原因。

 

    二,“功名事业要双全”

 

 菊坡坚辞卿相之任,是不是像他曾经写下的诗句“世间万事轻鸿毛”那样,对功名利禄看得很淡呢?也不完全是。因为彻底的出世并不符合宋代士大夫的思想特征。菊坡从遥远的岭南跋涉到京城,在太学苦读三年,以三十六岁的大龄方考取进士,绝非不爱功名。菊坡在中央短期担任秘书监这样的文职期间,曾和他的同僚们以北宋蔡襄 “留取功名久远看” 的诗句分韵作诗,可见他是很看重功名的。

 爱名,也是儒学道统的一部分。儒家经典中可以找出许多重名、爱名的理论,如“立身扬名”,“善不积不足以成名”,“疾末世而名不称”,“荣名以为宝”等等。

   北宋名臣范仲淹就写诗讲自己“少小爱功名”,并著文说:“我先王以名为教,使天下自劝。汤解网,文王葬枯骨,天下诸侯闻而归之。是三代人君已因名而重也。太公直钓以邀文王,夷、齐饿死于西山,仲尼聘七十国以求行道,是圣贤之流无不涉乎名也。孔子作《春秋》,即名教之书也。善者褒之,不善者贬之,使后世君臣爱令名而劝,畏恶名而慎矣。”[12]

 崔菊坡无疑也一脉相承了儒学道统的这一部分。他在进士及第十年后写下过这样的诗句:“到得中流须砥柱,功名事业要双全。”[13]在主政四川时,他又写下过这样的诗句:“议论方前席,功名早上坡。”[14]他认可古人所说的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写诗说:“世事俱尘土,唯有汗竹公。”“汗竹”就是史书,他想名垂千古。这让我想起极为崇敬菊坡的文天祥那有名的诗句“留取丹心照汗青”,在《宋季三朝政要》中记作“留取声名照汗青”。[15]这与菊坡等宋代士大夫的思想指向完全一致。

 然而,菊坡坚辞卿相之任,因为他获取功名是有原则的,这就是前引门人洪咨蘷所云:“美官谁不爱,所贵以道得。”也是他自己写过的诗句所云:“致君应有道。[16]





[1]李昴英《崔清献公行状》引家大酉诗。


[2]文天祥《文山集》巻14《跋曾子美万言书稿》。


[3]刘克庄《后村居士集》卷34《祖祭崔相文》。


[4]李昴英《崔清献公行状》。


[5]《宋史》卷438《黄震传》。


[6]《题吉水鼋潭李氏仁寿堂》(《全宋诗》卷2738)。


[7]《寿李参政壁》(《全宋诗》卷2738)。


[8]《平斋文集》卷2《送崔少蓬南归》。


[9]《宋丞相崔清献公全录》卷11补遗《又赠相士》。


[10] 参见笔者《将错就错:宋代士大夫“原道”略说》(《学术月刊》2009年第4期)。


[11]《柴秘书分符章贡同舍饯别》(《全宋诗》卷2738)。


[12] 此处所述范仲淹的言论,参见笔者《宋代士大夫主流精神论》(《宋史研究论丛》第6辑,河北大学出版社,2005年)。


[13]《送时漕大卿》(《全宋诗》卷2738)。


[14]《送蘷门丁帅赴召》(《全宋诗》卷2738)。


[15]《宋季三朝政要》卷6。


[16]《陈秘书分符星渚同舍饯别》(《全宋诗》卷2738) 。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