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百世闻之尚激昂”(二)  

2010-11-18 21:20:30|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世闻之尚激昂”(二)

——读菊坡诗

 

 

            三,“胸藏经济方,医国收全功”

 

  纵观菊坡一生,他对中央政治的失望,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建功立业。他没有像《论语?卫灵公》所说的那样“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因为从主观上看,自北宋以来形成的士大夫政治所赋予的责任感,使菊坡不可能这样做。而从客观上看,除了中央政治,宋朝政治还并没有坏到让菊坡和多数士大夫彻底失望。

  因此,菊坡同南宋的多数士大夫一样,改变了进取指向,改变了责任取向,由中央转向地方。菊坡一生宦历,除了在担任五年知扬州、主管淮东安抚司公事之后,在坚辞不得之下,到中央短期做过秘书少监和秘书监之外,几乎没有在中央任职。每当任命他中央的职务时,他都百般推辞。他在推辞知扬州、主管淮东安抚司公事卸任后的中央官职时,不惜接受比知扬州低得多的江淮宣撫使辟充參謀官的任命。在地方,无论是州县小官,还是封疆大吏,他都做出了不俗的业绩。菊坡经营地方的思想与实践,在他的诗中也有充分的反映。

  医生家庭出身的菊坡常常喜欢以药方作喻,有“袖藏医国方,何以寿其脉”[1]等诗句。并且很喜欢在诗中使用“经济”一词。不过他使用的经济一词并非近代意义上的含义,而是“经世济民”的原义。比如他写道:“胸藏经济方,医国收全功。”[2]又写道:“胸中经济学,为国好加餐。”[3]还写道:“须知经济学,元不堕秦灰。”[4]

  从这些诗句看,饱学儒术满腹经论的菊坡自视颇高,充满自信,认为自己可以像悬壶济世的回春妙手一样,医治国家的痼疾。的确,菊坡的政治抱负在他地方的行政实践中也得到了相当大程度的实现。

  对菊坡在淮东宋金前线的军政作为,洪咨蘷写诗赞颂道:“庆州小范青州富,合作先生社稷身。”[5]将菊坡比作当年抵御西夏的范仲淹与富弼。由此可见菊坡事功业绩之一斑。

 正是由于菊坡在淮东的作为,在短期任职于中央之后,便被任命为知成都府、本路安抚使,在四川制置使安丙去世后,又被任命为制置使,成为封疆大吏。南宋的四川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与政治背景,形成半独立的势态。而朝廷长期委菊坡以全责重任,可见信任之深。而菊坡在整顿财政,维持四川安定等方面,也做出了不俗的业绩。

   在菊坡的诗中,还多用“中流砥柱”的语意,以表示自己的责任与信心。如“中流屹砥柱,愈激而愈厉”,[6]“华践峻登群玉表,清修屹立激流中”,[7]“到得中流须砥柱,功名事业要双全”等。无论在淮东,还是在巴蜀,菊坡的确犹如中流砥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四,“民力宽时国势张”

 

   在儒学道统中,还有重民的人文关怀。这方面在菊坡诗中也有体现。

   菊坡有名的《题剑阁》词中“人苦百年涂炭,鬼哭三边锋镝”[8]之句,是对南宋建立以来长期处于烽火连绵与紧张军事对峙的真实描述。而他 “兆民困科扰,椎剥已无艺”[9]的诗句,则是对处于严峻政治形势下承受苛捐重赋的百姓所表现出深切的悲悯。

   菊坡并不是故作姿态进行不关痛痒的呻吟,而是把他对百姓的关怀切实地融入到了政治实践之中。出任广西提点刑狱,下车伊始,便发布了《岭海便民榜》,禁止官吏残害百姓。

   他的座右铭之一,便是“无以政事杀民”。[10]不仅是座右铭,在诗中也反映了这一认识:“养民但积和平福,莅事常持敬简心。”[11]

   早在担任淮西检法时,菊坡便有“十二聚民行惠政,三千议狱谨刑书”[12]之吟诵。在知扬州、主管淮东安抚司公事时,还接受了大量来自浙东的流民。为此,洪咨蘷写诗赞颂道:“寨下人家盎盎春,又推余泽及流民。”完全是一片其乐融融的和谐景象。

   菊坡所期待的,则是他在诗中所写:“边人解带卧,危地成乐国。”[13]菊坡在想像中描述的,正是一种没有战争的和平生活。在知扬州任满辞别时,菊坡还写诗对淮东人民给予深深的祝福:“临行更致平安祝,一炷清香十万家。”[14]

   从原始儒家便清楚地解释了民众与国家的辩证关系。《论语·颜渊》:“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重民,正是深层次的为国。“平生忧国心,一语三叹息”[15]的菊坡,深深理解这个道理,因此,他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人谋合处天心顺,民力宽时国势张。”[16]

 

        五,“要为官择人”

 

   南宋员多阙少的状况远较北宋严重。看上去风光无限的科举,本来就是一条艰难里程。而在倍率达千分之一激烈竞争中突围中举之后,又很难挣脱“选海”。[17]作为选人,仅担任幕职州县官这样低级官员而终老仕途的不知几何。比菊坡晚三十余年的及第进士、《鹤林玉露》著者罗大经便是这样的命运[18]

  年近四十及第的菊坡,以其才干加上幸运,得到了一些达官的赏识提携,才不至于像罗大经那样淹没在选人大海的海底。因此,惺惺相惜,同命相怜,脱颖而出之后的菊坡,“喜奖拔后进”[19]

  菊坡荐举人才的史料相当多,这里难以枚举,仅引述一段较为集中的记载:“公身藩翰,而心王室,务荐贤以报国。在蜀擢拔尤多,若游似、洪咨蘷、魏了翁、李庭芝、家大酉、陈韡、刘克庄、李鼎、程公许、黎伯登、李性传、王辰应、王潩、魏文翁、高稼、丁焴、家抑、張裨、度正、王子申、程德隆、郭正孙、苏植、黃申、高泰叔、李鐊,各以道德、文学、功名,表表于世。隆州进士李心传,累举不第,以文行闻于国,诸经皆有论著,尤精史学,尝著《高宗系年录》,号详洽,国史院取其书备检讨;又纂集隆兴、乾道、淳熙典章及著《泰定录》等书,以白衣召入史馆,亦公特荐。”[20]

  《崔清献公行状》记载菊坡所荐,“后皆为公辅”。从为撑柱南宋后期政局贮备人才资源的角度看,菊坡亦功不可没。菊坡诸如“人才,国之元气”[21]等论述不少。

 在诗中,菊坡的人才意识也有体现。如“国论参稽定,人才养护成”,[22]又如“要为官择人,颇牧还禁中”[23]等等。

 

        六,“归装可对人,南物毫不殖”

“百世闻之尚激昂”(二) - 乘桴子 - 乘桴子方舟

 

   在谈到杨万里之子杨长孺的清廉时,宋宁宗评价说:“不要钱,是好官。”[24]当时在为官清廉这一点上,菊坡与杨长孺齐名。宋理宗向真德秀询问廉吏时,真德秀就说:“崔与之帅蜀,杨长孺帅闽,皆有廉声。”[25]在《崔清献公言行录》中,记载了不少菊坡德廉洁事迹。略举一二。

          公在蜀,省费薄敛,公私裕如。将去,举羨余三十万缗,归之有司,以佐边用,一

    无私焉。代者辄干沒。虏攻三关,调度无以继。仕于蜀者,鲜不为奇玉美锦所动。公至

    官,争以为馈,悉却之。去之日,至蜀口,四路制领举所尝却者以献,有加焉,俗谓之

    大送,公却愈力。

          (广州)寇平,即力辞阃事,所得广帅月廪钱一万一千余缗、米二千八百余石,悉归

    于官,一无所受。

   菊坡视为座右铭的另一条,便是“无以货财杀子孙”。菊坡以古廉吏为楷模,在诗中写道:“归装可对人,南物毫不殖。”[26]菊坡自蜀轻舟南归,可谓是诗所言志,行所践志。当年岳飞的一个期待 “文官不爱钱”,在菊坡那里得到了实现。

 

          余论

 

   诗多真情流露,可以概见内心世界。读菊坡诗,想见菊坡为人,如其门人所咏:“百世闻之尚激昂。”[27]

   激昂之余,更作遐想。

   本文通过残存无多的 “夫子自道” 的菊坡之诗,结合菊坡一生的政治实践,探讨了成为菊坡坚辞卿相之任深层原因的南宋士大夫对中央政治的疏离,探讨了追求功名不朽的菊坡政治作为的地方转向,探讨了菊坡由儒学重民思想与严峻的现实所生发的忧国忧民意识,探讨了菊坡经邦治国的政治抱负与强烈自信,探讨了菊坡在仕途日狭的状况下对人才的汲引,探讨了作为“文官不爱钱”的菊坡的清廉。

   尽管菊坡身处南宋后期史弥远长期专政所形成之颓局,但局势还没有坏到像末年贾似道弄权那样不可收拾。然而菊坡诗所流露出的忧国忧民之心思的深切,表现出的经世济民之抱负的强烈,已为吟风弄月之作充斥的宋代士大夫之诗所鲜见。

   诗如其人,菊坡诗与菊坡人,特别是与菊坡的政治实践相应如形影。诗言志者,正菊坡诗之谓也。菊坡之诗,菊坡之行,呈现给人们的正是一个儒学思想所熔铸的典型的宋代士大夫的正面形象。

   因此说,透过菊坡之诗,我们不仅可以研究菊坡其人,还可以加深理解拥有以天下为己任担当精神的传统知识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残存无多的菊坡诗也是一种重要的史料,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

 

(此文为2008年底广东增城市召开的“纪念崔与之诞辰850周年暨崔与之与岭南文化研讨会”开幕式上的发言,收录于2010年7月人民出版社刊行之《崔与之与岭南文化研究》。此次贴出,加了一条注释并将文字略加润色。)

 





[1]《危大著出守潮阳同舍饯别》(《全宋诗》卷2738) 。


[2]《答李侍郎》(《全宋诗》卷2738) 。


[3]《送蘷门丁帅赴召》(《全宋诗》卷2738) 。


[4]《送魏秘书赴召》(《全宋诗》卷2738) 。


[5]《崔清献公言行录》卷1。


[6]《柴秘书分符章贡同舍饯别》(《全宋诗》卷2738)。


[7]《送袁校书赴湖州别驾》(《全宋诗》卷2738)。


[8]《水调歌头·题剑阁》(《全宋词》)。


[9]《柴秘书分符章贡同舍饯别》(《全宋诗》卷2738)。


[10]《崔清献公言行录》卷2。


[11]《哭赵清之》(《全宋诗》卷2738)。


[12]《送时漕大卿》(《全宋诗》卷2738)。


[13]《寿邕州赵守》(《全宋诗》卷2738)。


[14]《扬州官满辞后土题玉立亭》(《全宋诗》卷2738)。


[15]《危大著出守潮阳同舍饯别》(《全宋诗》卷2738) 。


[16]《送聂侍郎子述》(《全宋诗》卷2738) 。


[17]《朝野类要》(中华书局,2007年笔者点校本)卷2《选调》载:“选调,承直郎以下、迪功郎以上文资也。又谓之‘选海’,以其难出常调也。”


[18] 参见中华书局点校本《鹤林玉露》2005年第3版所附笔者《罗大经生平事迹考》及《罗大经生平事迹补考》。


[19]《崔清献公言行录》卷2。


[20]《崔清献公言行录》卷2。


[21]《崔清献公言行录》卷2。


[22]《送魏秘书赴召》(《全宋诗》卷2738) 。


[23]《答李侍郎》(《全宋诗》卷2738) 。


[24]《吴兴备志》卷5。


[25]《宋史》卷437《真德秀传》。


[26]《送洪旸岩归班》(《全宋诗》卷2738) 。


[27] 李昴英《文溪存稿》卷15《同刘朔斋游蒲涧谒菊坡祠》。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