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论语》开篇发覆(下)  

2010-08-14 16:26:36|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语》开篇发覆(下)

(Deciphering the opening chapter of the The Analects)

 

王瑞来

 

 

四,语境探索

 

尽管在文章的开始提到金良年氏说“这一章的三句话,由于缺失语境,很不容易确切解释”,但根据前面的考证,可知“学而时习之”一句“学”的内涵是《诗》与礼等政治知识,“习”是对“学”的实践,而“时”则是掌握适当时机。这样的考证结果便为探索整个这段话的语境指示了路径。就是说,这段话内容和语境都与政治密切相关,并不是无的放矢的空泛之言。顺着这样的路径,我还是想运用语句互见法,从《论语》本身来找线索。历来,人们解释“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论语》开篇的这三句话时,似乎都没注意到在《论语》中孔子还有如下的言论:

叶公问政,子曰:近者说,远者来。(《子路》)

叶公向孔子问政以及孔子的回答在《墨子·耕柱》也可以找到记录:

叶公子高问政于仲尼曰:“善为政者若之何?”仲尼对曰:“善为政者,远者近之,而旧者新之。”[1]

刘宝楠比较了《论语》与《墨子·耕柱》的这句话后,说两者“语异义同”。如果仅仅是单独考察这句话本身,似乎完全与学习无关。然而,当我们把“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话与“近者说,远者来”放在一起加以比较时,可以发现两句话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宋人邢昺《论语注疏》解释“近者说,远者来”云:

此章楚叶县尹问为政之法于孔子也。子曰当施惠于近者,使之喜说,则远者当慕化而来也。[2]

与《论语》的这句话相映成趣,《礼记·学记篇》在讲到通过教育来“化民易俗”时也说:

近者说服,而远者怀之,此大学之道也。[3]

北宋人陈祥道《论语全解》卷七在比较了《礼记》和《论语》的这两句话之后说:“自我论之,盖孔子所言者,政也;《学记》所言者,教也。”[4]其实,《礼记·学记篇》的话可以理解为是对孔子“学而时习之”与“有朋自远方来”的转述与发挥。政与教相通,不能截然分开。还是朱熹在《四书集注》卷七对孔子这句话的解释于义为近:

被其泽则说,闻其风则来。然必近者说,而后远者来也。

由此可见,孔子所说的“学”,正是《礼记》所阐述的具有政治教化之意的“大学之道”。

孔子所言,无论是“学而时习之”与“有朋自远方来”,还是“近者说,远者来”,我觉得对于春秋时期的人来说,都是不会发生歧义的并非深奥的普通言说。这不仅有上面引述的墨子的复述,在《管子·版法解》中, 我们还可以看到这样的言论:

凡众者,爱之则亲,利之则至,是故明君设利以致之,明爱以亲之;徒利而不爱,则众至而不亲;徒爱而不利,则众亲而不至;爱施俱行,则说君臣,说朋友,说兄弟,说父子。爱施所设。四固不能守。故曰:“说在爱施。”

凡君所以有众者,爱施之德也爱有所移,利有所并,则不能尽有。故曰:“有众在废私。”

爱施之德,虽行而无私。内行不修,则不能朝远方之君。是故正君臣上下之义,饰父子兄弟夫妻之义,饰男女之别,别疏数之差,使君德臣忠,父慈子孝,兄爱弟敬,礼义章明。如此,则近者亲之,远者归之。故曰:“召远在修近。”[5]

管子早于孔子,但《管子》被整理成书则或许要晚于《论语》。上述的《管子》正可以看作是孔子“学而时习之”,“有朋自远方来”和“近者说,远者来”两段话的展开。其实,在先秦,许多言论所体现出来的思想并不专属一家。同样言论多家互见,既反映了当时思想家辗转引述的事实, 也反映了互相认同的共同思考。而后人的理解则更不应自我设限,囿一说于一家。正如在《论语》中我们可以看到被认为是道家学说的“无为而治”(《卫灵公》),在上面援引的《管子·版法解》其他段落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与孔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颜渊》)极为类似的言论“己之所不安,勿施于人”。因此,就孔子的这两段话来说,《管子》的展开与《墨子》的复述,都反映当时人的共同认识,也清楚地显示着这一言说的内容。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社会动荡,不仅士人处于流动状态,普通百姓也处于流动状态。因此,如何得民是当时的各国君主及其谋士所共同思考的课题。

这里,还有一个关键词需要解释清楚,这就是“朋”字。一般都把“朋”理解为“朋友”。金良年的《论语译注》释为“有共同见解的人”,这也是指在志同道合意义上的朋友。这种解释从汉代郑玄以来便是如此。郑玄说过:“同门曰朋,同志曰友。”[6]刘宝楠赞同郑玄的“同门曰朋”的解释,在《论语正义》中进一步引述清人宋翔凤的说法:“宋氏翔凤《朴学斋札记》:《史记》世家,定公五年,鲁自大夫以下,皆僭离于正道。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诗书礼乐。弟子弥众,至自远方,莫不受业焉。弟子至自远方,即有朋自远方来也。朋即指弟子。”在引述之后,刘宝楠认为“宋说是也”。然而,我读孔子的“近者说,远者来”,对“有朋自远方来”的“朋”,一种慕其教化从远方成群结队而来的直觉意象,在我心中挥之不去。这正是朱熹所说“被其泽则说,闻其风则来”。我的这种直感理解,与将“朋”理解为“朋友”或“弟子”实在是毫不搭界。其实,“朋”的确有“众”的意思。《山海经·北山经》云:“有鸟焉,群居而朋飞。”[7]进一步翻检文献,对《论语》“有朋自远方来”的“朋”,居然还真让我找到了与众说不同的训解。刘敞《七经小传》卷下解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云:“朋,众也。可以为师而众归之。”[8]刘敞也是开北宋疑经风气之先的重要学者之一,他的意见往往与前人以及众说不同,值得注意。前面考证过“学而时习之”是说将通过学习掌握的《诗》与礼等政治知识在得到适当的机会时进行实践的意思,“近者说,远者来”则是施行教化善政的实践让近者被其泽喜悦远者闻其风涌来。可以这样说,“近者说,远者来”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抽象,而“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则是“近者说,远者来”的具象。

通过前面的考证,沟通了“近者说,远者来”与“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之间的内在联系,这就为我们解读“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打开了一扇门。不止如此,“近者说,远者来”的具体语境,更是隐含着理解“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话语境的密码。这个密码就是“近者说,远者来”前面的“叶公问政”。这是孔子说这句话的语境。就是说孔子说这句话也不是无的放矢,是对为政者言为政。既然“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与“近者说,远者来”说的是同样的内容,那么语境也应当相同,也当是对为政者言为政。并且“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段话还有着更为丰富的内容,那就是接下来的“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理解了“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语义与语境,“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便可以理解为当实施教化善政的实践时,不为人所理解也不恼怒,这才是为政者所应有的修养。至此,《论语》开篇全段豁然开朗,完全解明。

 

五,余论

 

从三国何晏《论语集解》、南朝梁人皇侃《论语义疏》、北宋邢昺《论语注疏》、南宋朱熹《论语章句集注》、清人刘宝楠《论语正义》到今人杨伯峻《论语译注》等众多的《论语》注本,都没有从为政的角度理解《论语》开篇“学而时习之”这段话。这主要是由于这段话的语境缺失而导致理解泛化所致。尽管我们可以如前面的考证那样,透过《论语》文本自身,运用语句互见法去详解细训其中的“学”、“时”、“习”、“朋”等关键词,可以得出孔子这段话并非泛论一般学习而是讲政治实践这样大致的结论,但毕竟缺少对具体语境的确认。这不仅让人有所遗憾,还不免招来见仁见智的臆测之讥。然而当我找到了见于《论语·子路》篇的“叶公问政,子曰:近者说,远者来”,原有的缺憾与不安就烟消云散了。这句未曾被历来的解说者注意的话所显示的明确语境,加上参照《墨子》的复述《与管子》的展开,让我对《论语》开篇“学而时习之”这段话的理解得以凿实,孔子就是对为政者言为政。

当然, 除了追究原始意义,今天我们读《论语》开篇的这段话,似乎完全可以不必理会其原始语境为何。因为千百年来,人们已经习惯了对“学而时习之”这段话做最一般的理解,至于孔子是在什么语境讲的这段话已经不再重要。这种最通俗易懂的理解实际上已经生成了新的语境。

立足原始文本,追究琢磨,这是解经的真谛。心外无佛。

 

(此文原载《现代哲学》2008年第5期)

 





[1]王焕镳:《墨子集诂》卷十耕柱第四十六,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页1013。


[2]《论语注疏》,(魏)何晏注,(宋)邢[bing]疏,朱汉民整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页177。


[3] 《礼记集解》(孙希旦撰 沈啸寰, 王星贤点校,中华书局,1989年),页959。


[4] 《论语全解》(台湾商务印书馆文渊阁《四库全书》影印本,1986年),196册171页。


[5] 郭沫若:《管子集校》 (科学出版社,1956年) , 页996-1003。


[6]《《十三经注疏·周礼注疏》(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卷10,页262。


[7] 袁珂:《山海经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卷三,页73。


[8]《公是先生七经小传》卷下(四部丛刊续编本,上海书店1984年),上海涵芬楼影印天禄琳琅旧藏宋刊本,页1。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