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配享功臣:盖棺未必论定(二)  

2011-11-21 22:0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配享功臣:盖棺未必论定(二)

     ——略说宋朝官方的历史人物评价操作

 

 

             三、宋朝功臣配享解析

 

    太宗庙庭配享为薛居正、石熙载、潘美三人,是在咸平二年(999)八月追加曹彬配享太祖庙庭的同时,由翰林学士承旨宋白等提案而获通过的。[i]不过,这三人均业绩平平。太宗朝长期连续任相的官员不多。以任相时间看,达六年以上,与薛居正相彷佛的尚有卢多逊。不过在与赵普的政治角力中,卢多逊被冠以交通秦王廷美的叛逆罪名败北,失去了得以配享的资格。潘美为武将,官至宣徽使。选择潘美,只是作为武将的代表。石熙载在枢府不过五年,远远少于同样担任过枢密副使、枢密使将近十年的楚昭辅。但石熙载是以进士出身的文人。选择石熙载,则反映了翰林学士承旨宋白等士大夫精英的重文轻武倾向。

    选择潘美配享太宗庙庭,也可以窥见当时官方对潘美的正面评价甚高。这种正面评价,完全不同于杨家将故事流传之后以民间戏曲为主的负面评价。

    史籍记载赵普配享是直接出于诏令,因此可以推断,在制度形成的初期,功臣配享只是宰相等少数人与真宗商议的结果。不过,是年八月的太宗庙庭功臣配享,则是记载为“翰林学士承旨宋白等议”。这表明功臣配享一事已经纳入集体讨论的日程。而集体讨论的背后,则反映了在如何评价历史人物如何树立政治偶像上士大夫掌控话语权的事实。

    真宗庙庭配享的李沆、王旦、李继隆,则人望甚佳。按照太宗庙庭配享的商议惯例,真宗庙庭配享也是由翰林学士的首席翰林学士承旨李维等人提案。《宋会要辑稿》礼11-2载有提案的奏议原文:

        伏以真宗文明章圣元孝皇帝绍隆景业,驯至治平。睿圣之功,诚超踰于邃古;忠贤之佐,亦协赞于大猷。爰举礼经,用陪庙食。有若尚书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赠太尉、中书令李沆,往以硕望,宾于东朝;洎翊天飞,首登宰府。咸平之治,实总着嘉谋。以方正端朝,以严重镇俗。始终待遇,冠于一时。太尉、赠太师、尚书令王旦,践历台枢,将二十载。赞弭兵之论,兴旷世之仪。纪律用张,方夏咸乂。蔼然令德,洽于民瞻。忠武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赠中书令李继隆,旧勋之门,克嗣前烈。沉毅有勇,倜傥好谋。从幸澶渊,实总兵要,奋威却敌,厥功茂焉。并宜列大室之庭,预大烝之享。冀昭盛烈,允协旧章。伏请并配享真宗皇帝庙庭。

对于这一提案,仁宗“诏礼官参议”。这表明功臣配享制度已走上由礼官集体讨论的正常轨道。经过礼官参议后,仁宗“诏可”,批准了这一提案。

    真宗朝是宋代士大夫政治开始真正形成的时代。同为太宗朝进士、又同在真宗朝前后担任宰相的李沆、王旦,正是引导士大夫政治的正面典型代表。由这两个人来配享真宗庙庭,正可反映出这一时代的特征。奏议中对这两个人的评价,亦多中肯綮。如说李沆“咸平之治,实总着嘉谋。以方正端朝,以严重镇俗”。我们看一下《宋史·李沆传》之后的元人论赞:“宋至真宗之世,号为盛治,而得人亦多。李沆为相,正大光明。其焚封妃之诏,以格人主之私;请迁灵州之民,以夺西夏之谋,无愧宰相之任矣。沆尝谓王旦,边患既息,人主侈心必生,声色、土木、神仙祠祷之事将作。后王钦若、丁谓之徒,果售其佞。又告真宗不可用新进喜事之人,中外所陈利害,皆报罢之。后神宗信用安石変更之言,驯致纷扰。世称沆为‘圣相’,其言虽过,诚有先知者乎?”[ii]以如此圣相来配享真宗庙庭,不亦宜乎?重要的是,李沆的言行还极大地影响了在他之后担任执政和宰相长达近二十年的王旦。这两个人的行为,在加上其它如寇准等士大夫的作为,为宋代皇权重新造型,引导士大夫政治下的皇权走向,意义极为深远。

    选择的李继隆,是武将的代表。从提案看,“从幸澶渊,实总兵要,奋威却敌,厥功茂焉”,则是看重李继隆在澶渊之盟的作用。而评价王旦,提案中也有一句“赞弭兵之论”。可见宋人对给宋朝带来百年和平的澶渊之盟是多么重视和欢欣。这也与后世的人看待澶渊之盟有着视角上的差异。

    仁宗庙庭配享为王曾、吕夷简、曹玮三人。仁宗在位时间为宋朝皇帝之最,达四十一年之久。因此名臣辈出。光是宰相,除去再任、三任的重复,亦达二十一人,枢密之臣则更是多达数十人。从位极人臣的近百人中选出这样三个人,也可以说是代表了当时朝廷的评价立场。对此三人配享,翰林学士王珪等在议案中述说了理由:

准诏,下两制定议,仁宗祔庙当以何人配享。臣等伏以仁宗享国长久,励精政治。以知人之明,得驭臣之体。是以豪英材杰,乐为之用,外宣威灵,内经庙略。臣主感会,驯致太平。辅相则有故尚书右仆射、赠尚书令、谥文正王曾,忠允清亮,履德经哲,致位上宰,燮和大政。乾兴之初,辅翊两宫,仗正持重,中外以安。所谓以道事君,无媿前哲。故太尉、赠尚书令、谥文靖吕夷简,聪明亮达,规模宏远。服在大僚,历登三事,左右皇极,勤劳王家,二十余年,厥功茂焉。将帅则有故彰武军节度使、赠侍中、谥武穆曹玮,敦诗阅礼,秉义经武。参谋帷幄,折冲万里,镇绥方面,隐如长城。加以恂恂循道,有古名将之风焉。皆有功迹,见称于世,伏请并配享仁宗庙庭。

对于王珪等的提案,史籍记载英宗皇帝“从之”,予以认可。[iii]

    奏议中评价王曾“乾兴之初,辅翊两宫,仗正持重,中外以安,所谓以道事君,无媿前哲”,与事实相符。科举状元出身的王曾,当章献太后临朝听政之仁宗初年非常时期,以智谋翦除权臣丁谓,取代其为相,顺利将政权过渡到仁宗亲政。十余年间,拔擢了包括范仲淹在内的一大批名臣,为仁宗朝的士大夫政治积蓄了人才资源。在其去世后,仁宗创例题写神道碑额。

奏议中评价吕夷简“服在大僚,历登三事,左右皇极,勤劳王家,二十余年,厥功茂焉”,也是允当的评价。吕夷简与王曾协力,除掉权相丁谓后,开始走向政治核心。在王曾的拔擢下,担任宰相。尽管后来与王曾并不协调,不过吕夷简足智多谋,在政治中枢变动频繁的仁宗朝,居然可以三度入相,长期为政。晚年弥留之际,仁宗甚至为其剪髭疗病,可见厚爱之深。当世和后世由于他与范仲淹等人的恩怨纠葛,大多评价过低。其实,这并不代表当时的朝廷评价。平心而论,吕夷简一生功大于过,甚至范仲淹等人的功绩都有吕夷简成就的成份在内。

在武将方面,仁宗朝犹如狄青之辈虽多,但无争议而有德望者,无出曹玮。曹彬与曹玮,父子两代武臣进入太庙,配享皇帝,这在宋代为史无前例。

  英宗庙庭配享为韩琦和曾公亮。《宋大诏令集》卷142载有《韩琦配享英宗庙廷制》:

      功茂者赏惟其称,德厚者报不可忘。故命册褒崇,旧史有追封之典;祀祧跻配,前书存与飨之文。盖君臣之义,不独欲荣宠之于其生;抑邦家之光,实亦冀显扬之于不朽。惟时故老,翼我前朝,式敷诰于治庭,肆仪图于典礼。故永兴军节度使、守司徒、检校太师、兼侍中、魏国公、赠尚书令韩琦,才资沈伟,宇量恢宏。勇义出于至诚,朴忠可以大受。尽瘁于国,利无知而不为;任重于时,事虽难而必济。惠泽有加于四海,谋猷实纪于三朝。缅怀弼亮之勤,重起沦亡之痛。是用进登烈考之清鹢,俾序功臣于大烝。上以慰祖宗之灵,下以为忠义之劝。于戏!为臣至此,可无媿于前良;与国同休,庶永传于茂烈。慈惟盛美,以答元勋。可配享英宗庙庭。

据制词题下所记,时为熙宁八年(1075)七月丁巳。[iv]从制词看,英宗庙庭配享仅为韩琦一人。《宋会要辑稿》礼11-3所记亦同。不过,《宋会要辑稿》礼11-3的《配享杂录》在此后又可以见到一条记载:“(元丰元年闰正月) 二十八日,诏赠太师、中书令曾公亮配享英宗庙庭。”[v]据此可知,曾公亮配享英宗庙庭,当是在确定韩琦配享的三年后的增补。英宗在位不足四年,其间宰相只有韩琦和曾公亮。因此,以此二人配享英宗庙庭,也是不二人选。在熙宁八年时仅以韩琦一人享英宗庙庭的原因则很简单,那就是长寿的曾公亮当时还在世,直到元丰元年去世,才终于从人间走进神殿。

值得注意的是,从熙宁年间的英宗庙庭功臣配享开始,不见了武臣的踪影。或许这与当时宋朝已经消失西夏的威胁有关。总之,这一现象表明,士大夫政治开始不再顾及文武平衡,只树立自己这一阶层的楷模。不过,连务虚的功臣配享都显示出了重文轻武,说明在其它务实的方面则会更有甚焉。武备弛废,军事不振,北宋终于不经女真金朝的突然一击而灭亡。从深层检讨,是不是也与宋代士大夫政治的导向偏颇有关呢?

神宗庙庭配享仅为富弼一人。《宋会要辑稿》礼11-4载:

    哲宗元祐元年六月二十一日,吏部尚书孙永等议:按《商书》:“兹予大享于先王,尔祖其从与享之。”《周官》:“凡有功者,铭书于王之大常,祭于大烝,司勋诏之。”恭惟神宗皇帝以上主之资,恢累圣之业,尊礼故老,共图大治。辅相之臣有若司徒、赠太尉、谥文忠富弼,秉心直亮,操术闳远。历事三世,计安宗社。熙宁访落,眷遇特隆。匪躬正色,进退以道。爱君之志,虽没不忘。以配享神宗皇帝庙庭,实为宜称。诏从之。

神宗朝变法风波激荡,余绪涟漪直至南宋未息。风波的印记深深刻上了历史的岩石,政治事件、文献载籍以及人物评价等方方面面,这种印记无处不在。当事人即使盖棺也难以论定。神宗朝为相未满一年的富弼能膺是选,享此配享神宗庙庭之荣耀,而不是主持变法的宰相王安石,实与当时党争息息相关。既而富弼被罢黜配享而后又予以恢复,亦实基于有如此之政治隐情。关于这一点,详见后述。

哲宗庙庭配享初为蔡确,后罢黜,改为司马光。此亦与神宗庙庭的配享变动出于同样的党争原因。亦请详后述。

徽宗庙庭配享亦仅一人,为韩忠彦。《宋会要辑稿》礼11-5载:

    (绍兴)八年三月十七日,左朝奉大夫、试刑部尚书、兼侍读胡交修,翰林学士、左朝奉大夫、知制诰、兼侍讲、资善堂翊善朱震,左奉议郎、试御史中丞周秘,右朝奉大夫、试户部侍郎梁汝嘉,左朝请大夫、试工部侍郎、兼侍讲赵霈,左朝散大夫、试给事中、兼直学士院、兼侍讲胡世将,左朝散郎、试中书舍人张焘,左朝奉大夫、权户部侍郎、兼详定一司敕令王俣,左朝请郎、权礼部侍郎、兼侍讲吴表臣,左朝奉大夫、权礼部侍郎陈公辅,左朝请郎、守起居郎、兼权中书舍人楼照状:“准尚书省札子,奉圣旨,令侍从官详议徽宗皇帝祔庙配飨功臣。伏以徽宗皇帝在位二十有六年,席盛大之时,包富有之业,虚中屈体以来天下之英,聚精会神以成天下之务,用能上下一心,同底于道。于时辅相有故左光禄大夫、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赠太师、魏国公、谥文定韩忠彦,明允笃诚,公忠亮达,至仕上宰,无愧前人。建中之初,左右厥辟,招徕俊乂,列于庶位,除苛解娆,厥功茂焉。虽居位日浅,而始终无疵,允所谓以道事君者欤!实有显效,至今称之。伏请配飨。”奉圣旨依,令学士院降诏曰:“古之有功于国者,书于太常,祭于大烝,凡与飨于先王,则司勋诏之,所以善于无穷也。故左光禄大夫、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赠太帅、魏国公、谥文定韩忠彦,纯诚端亮,始终如一,德业之盛,不忝前人。建中之初,入践冢司,损益施设,成天下之务。开不讳之门,塞私邪之路,选贤任能,各当其职。一时忠鲠之士,遂能击强御凶,所向摧折,当乎人心。后世赖之,以克有济。朕览旧史,慨然嘉孍,允所谓世济其美,不损其名。其以忠彦配飨徽宗皇帝庙庭。”

《宋会要辑稿》礼11-5于此后记载:“先是,礼部侍郎吴表臣言:‘本朝自祖宗以来,推择将臣相臣始终有令德者,以庙食列圣。恭惟道君皇帝道恢在宥,德合高明,统御宸极二十有六载,天下归仁焉。弼亮之贤,固有其人矣。望命官详议,取当时辅佐厚德重望,为天下公论所属者,用配清鹢,序于大烝。’有旨令侍从官详议奏闻。”据此可知,上述众多官僚的奏议与下达的诏书是出自礼部侍郎吴表臣的提议。其实,在徽宗朝,韩忠彦仅在徽宗即位初期任相两年多,长期主持政治的是宰相蔡京。庙庭配享选择了韩忠彦,跟神宗朝选择富弼而不是王安石一样,主要与党争的历史评价背景有关。

与武臣曹彬配享太祖,子曹玮配享仁宗一样,文臣士大夫父子配享皇帝庙庭,韩琦、韩忠彦也是绝无仅有。《挥麈录》前集卷1云:“本朝曹武惠配享太祖,武穆配享仁宗,韩忠献配享英宗,文定配享徽宗。父子配享,自昔所无也。”

  钦宗是北宋的最后一位皇帝,在其父徽宗躲避国内政治责任与女真军事压力退位后,临危即位,后来同其父一道被女真人作为俘虏押往北方,惨死在异乡。钦宗在位仅一年多,庙庭找不出德望俱佳的重臣配享,所以钦宗的庙庭只是孤家寡人,无人陪伴。这是宋朝皇帝庙庭配享的异例。在南宋孝宗朝,群臣在讨论之后,做出了不为钦宗庙庭配享的决定。讨论与决定俱见《宋会要辑稿》礼11-6记载:

     乾道五年九月十一日,太常少卿林栗等言:“孟冬祫飨在近,所有钦宗皇帝庙庭配飨臣僚尚虚其位。当时遭值艰难,莫救沦胥,臣僚罕可称述,而以身殉国、名节暴著者不无其人。虽生前官品不应配飨之科,然变出非常,难拘定制。乞特诏侍从、台谏集议以闻,预于十月三日夆飨以前降付有司施行。”从之。侍右郎官曾逮言:“昔元祐中,神宗未有配飨庙庭,依例权塑二侍臣。”吏部尚书汪应辰言:“钦宗所图共政之臣,皆未有能胜其任者,若应故事,姑令备数,上非所以尊宗庙,下非所以劝有功。诚如太常所言,当时死事之臣非一,建炎以后,皆次第褒赠,今欲令配飨钦庙,典故所无。如创行之,又当考究本末,差次轻重,有所取舍,尤不可以轻易。昔唐文宗、武宗皆无配飨功臣,本朝太祖、英宗既无御集,亦不建阁。盖崇奉祖宗,必审其实,必当于理,不虚尚文饰,以苟塞人情而已。既无可配飨者,乞更不集议。”从之,遂罢。

《宋史》卷一○九《礼志》亦节略叙此事如上,但在最后,用一句话记载了讨论的结果:“乃罢集议,钦宗一庙遂无配享。”

南宋初建的高宗朝,对北宋的政治历史做了清理,在皇帝庙庭功臣配享上也有动作。然而,唯独钦宗庙庭配享之所以在钦宗朝之后的高宗朝没有成为议题的原因,主要是由于绍兴二十六年去世的钦宗死讯,在高宗退位的前一年才传到南宋。钦宗之死,让一直处于担心金人送还钦宗取代其皇位这样紧张之中的高宗着实松了口气。推测高宗内心,似乎也有不愿为他这个哥哥庙庭配享的隐衷。

宋朝的中兴之主高宗的庙庭功臣配享人数,创宋朝配享史上之最,为四人。《宋会要辑稿》礼11-9载: 

淳熙十五年三月十七日,礼部尚书宇文价等言:“奉诏令臣等详议高宗皇帝祔庙配飨功臣者。恭惟高宗圣神武文宪孝皇帝天锡勇智,绍开中兴。拨乱之勋,同符于艺祖;揖逊之德,光媲于唐尧。一时将相名臣,着在彝鼎,宜列侍太室,序于大烝,丕昭隽声,式叶旧典。伏见故宰臣太师、秦国公、谥忠穆吕颐浩,再登鼎司,能断大事。主盟义举,取日虞渊,讫于瀛海无波,复安宗社。艰难之际,厥功茂焉!特进、观文殿大学士、谥忠简赵鼎,智虑湛明,学识醇固。北边受敌,力赞亲征。国本末正,建万世之长策。望实高劭,斯民具瞻。太师、蕲王、谥忠武韩世忠,身更百战,义勇横秋。建炎勤王,投袂奋发,连营淮楚,虎视无前,名闻羌夷,至今落胆。太师、循王、谥忠烈张俊,策翊霸府,披荆棘以立朝庭。御侮鄞川,靖寇江左。功名之盛,溢于旗常。而秉心忠勤,终始一节。四人皆有名绩见称于世,宜如明诏,伏请并配飨高宗庙庭。”从之。

淳熙十五年(1188)为高宗去世的第二年。配享人数是根据南宋第二代皇帝孝宗的两次旨意。《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编卷二《高宗孝宗功臣配享》记载有提案经纬:“永思陵复土,翰林学士洪迈言:圣神文武宪孝皇帝祔庙有期,所有配食臣寮,先期议定。臣两蒙宣谕,欲用文武臣各两人。文臣:故宰相赠太师秦国公谥忠穆吕颐浩、特进观文殿大学士谥忠简赵鼎;武臣:太师蕲王谥忠武韩世忠、太师鲁王谥忠烈张俊。此四人皆一时名将相,合于天下公论,望付侍臣详议以闻。议者皆以为宜。遂从之。”

孝宗庙庭配享初为陈康伯,后又增补史浩。《宋会要辑稿》礼11-10载:

       绍熙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吏部尚书、兼侍读郑侨等言:“奉诏令臣等详议孝宗皇帝祔庙配飨功臣。恭惟孝宗哲文神武成孝皇帝以聪明不世出之资,奋恢复大有为之志,英武同符于艺祖,神器亲受于高宗。励精九闰之余,致治百王之上。今因山讫事,祔庙有期,宜定功臣,侑食大室。伏见宰臣,赠太师、鲁国公、谥文恭陈康伯,德量宽博,能服众心。器资凝重,足任大事。当绍熙授受之际,密赞神谟,光辅初政,纲纪修举,朝廷清明。再还鼎司,人望愈重,始终无玷,有古贤相之风。式承明诏,伏请配飨孝宗庙庭。”从之。

又,《宋会要辑稿》礼11-11载:

嘉定十四年八月十五日,诏:“故太师、追封越王、谥文惠史浩,系孝宗皇帝旧学,首跻相位。君臣一德,始终三纪,备罄忠诚,辅成孝治。侑食清庙,久未举行,赐谥易名,弗称厥实,非所以仰副烈祖眷礼师臣之意,朕深念焉。可配飨孝宗庙庭,特改谥忠定。”

绍熙五年(1194)为孝宗去世的当年,而嘉定十四年(1221)则为孝宗去世的二十七年后。孝宗庙庭功臣配享的陈康伯为正常程序群臣集议上奏的结果,史浩则是出于宁宗直接的诏令。

光宗庙庭配享为葛邲。《宋会要辑稿》礼11-11载:

     嘉泰元年正月十九日,礼部尚书张釜等言:“奉诏令臣等详议光宗皇帝祔庙配飨功臣。恭惟光宗宪仁圣哲慈孝皇帝以神圣之资,承熙洽之运,体尧蹈舜,临御六年。勤俭之懿,敻高于古;揖逊之风,克绍于前。厚泽厖恩,渗漉夷夏。是虽光宗皇帝生知天纵,道备德全,有以致此,考之当时,弥缝翊赞,岂无其人?今者宾空弗反,升祔礼成,必有一代辅臣侑食大室,式协旧典。伏见故右丞相、赠太师葛邲,操履静重,议论正平。淳厚之文,驰骋乎百代;渊源之学,根本乎六经。辅导初潜,蔚有成绩,经纶大政,济登丕平。虽居相位,历时不长,而履正奉公之节,爱君忧国之诚,无踰于邲者。恭承明诏,伏请配飨光宗皇帝庙庭。”从之。

嘉泰元年(1201)为光宗去世的第二年。接受孝宗禅让的光宗,在位期间很短,只有五年多,后来因精神不正常而被迫让位于宁宗。功臣配享没有选择与光宗在位相始终的留正,却选择了任相仅九个月的葛邲,自亦有其内情。

宁宗庙庭配享为赵汝愚。关于赵汝愚配享史籍议论阙载。《宋史》卷四二《理宗纪》于端平二年八月癸巳载:“乙卯,以太师赵汝愚配享宁宗庙庭,仍图像于昭勲崇徳之阁。”《宋史》本传仅记:“理宗诏配享宁宗庙廷,追封福王。其后进封周王。”端平二年(1235),其时已为理宗即位十年之后。此时决定先帝功臣配享,以南宋前例观之,于时已迟。其中亦有隐情在。

度宗即位以后,南宋进入行将灭亡之晚期,愈加内窘外迫,已无暇行配享之事,故再无功臣配享。这一客观原因,使得后期显赫一时的权臣史弥远和贾似道都无缘进入庙庭,在冥界继续作威作福。



 



 

[i] 按,太宗朝功臣配享,《宋大诏令集》于卷一四○仅载有《故枢密使检校太师兼侍中中书令济阳郡王曹彬配享太祖庙廷,故司空兼门下侍郎平章事赠太尉中书令薛居正、故忠武节度检校太师同平章事赠中书令潘美、故右仆射赠侍中石熙载配享太宗庙廷制》之制词题目,而阙佚正文。


 

[ii]《宋史》卷二八二《李沆传》,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9557页。


 

[iii]《宋会要辑稿》礼11-2,第541页。


 

[iv] 按,《宋会要辑稿》礼11-3亦载此制词,然记在是年六月二十七日。


 

[v]《宋史》卷一○九《礼志》亦载:“元丰元年,又以赠太师、中书令曾公亮配焉。”(第2629页)


 

  评论这张
 
阅读(8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