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醉翁之意不在酒  

2011-02-07 16:13:03|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春佳节,酒香荡漾,酒意盎然。乐饮之乘桴谨以最近刊于《文史知识》2011年第2期的小文奉献给诸位,以佐酒兴。

                                                                     ――乘桴小识 

 

 

 

醉翁之意不在酒

       ——漫谈宋太祖与酒

  

 

               小引

 

  宋太祖赵匡胤与酒的缘分甚深。喜欢饮酒,也曾醉酒,皇位因酒而得,大事因酒而决,最后性命或许也是因酒而丧。以上所说,基本件件可以缘实,并非虚妄。日本学者荒木敏一曾写过《宋太祖酒癖考》。本文也将太祖与酒有关的史料略加归纳,并对饮酒背后的政治稍施分析。微醺之下,聊博一笑。

 

           黄袍加身酒醉后

 

   “陈桥兵变,黄袍加身”,这一宋太祖的登极典故,大多耳熟能详。那么,赵匡胤是在什么状态下黄袍加身的呢?宋人王称在《东都事略》卷26《赵普传》记载北征宿营于陈桥驿的六军商议拥立统兵的殿前都点检赵匡胤之后,写道:

        黎明,入白太祖。时太祖醉卧帐中,欠伸徐起,则万众擐甲露刃,喧不可止,或以黄袍加太祖之身。

  看这情形,直如床底下揪出个黎元洪。不过,都督黎元洪并没有当民国大总统的心理准备,而赵匡胤集团乘“主幼国疑”之机改朝换代,则是早已谋划好的,只是借用了唐末以来骄兵悍将拥立的形式。

  从这一记载看,赵匡胤是在醉酒之后糊里糊涂被人拥立的,以致于黄袍加身之际,还是半醉半醒哈欠连天。王称的记载实在生动。

   在这里,酒成为了一种道具。酒醉之下,毫不知情,无奈被将士拥立。这酒,居然就将赵匡胤背周祖厚恩却纂夺皇位的道德罪恶洗刷得一干二净。

 

             兵权释于杯酒

 

   关于历来喜闻乐道的宋太祖“杯酒释兵权”逸事,学术界有些疑义争讼。有人从一些具体史实与事件背景考证,认为子虚乌有。我倒是相信确有其事。因为抛开细节问题,这一事件透射出的是逻辑真实。这就是像宋人评价的那样,宋太祖以“仁厚立国”。他对待具有潜在威胁的实力人物,采取的不是像刘邦和朱元璋那样大杀功臣的铁血方式,而是采用了赎买政策,以丰财厚禄劝退了这批人。

   南宋人李焘的《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综合《王文正公笔录》、《丁晋公谈录》和《涑水记闻》等前人的记载,在建隆二年详细而生动地记述了“杯酒释兵权”这一戏剧性的事件:

        时石守信、王审琦等皆上故人,各典禁卫。普数言于上,请授以他职,上不许。普乘间即言之,上

曰:“彼等必不吾叛,卿何忧?”普曰:“臣亦不忧其叛也。然熟观数人者,皆非统御才,恐不能制伏其下。苟

不能制伏其下,则军伍间万一有作孽者,彼临时亦不得自由耳。”上悟,于是召守信等饮,酒酣,屏左右谓

曰:“我非尔曹之力,不得至此,念尔曹之德,无有穷尽。然天子亦大艰难,殊不若为节度使之乐,吾终夕未

尝敢安枕而卧也。”守信等皆曰:“何故?”上曰:“是不难知矣,居此位者,谁不欲为之。”守信等皆顿首

曰:“陛下何出此言?今天命已定,谁敢复有异心。”上曰:“不然。汝曹虽有异心,其如麾下之人欲富贵者,

一旦以黄袍加汝之身,汝虽不欲为,其可得乎?”皆顿首涕泣曰:“臣等愚不及此,惟陛下哀矜,指示可生之

途。”上曰:“人生如白驹之过隙,所为好富贵者,不过欲多积金钱,厚自娱乐,使子孙无贫乏耳。尔曹何不

释去兵权,出守大藩,择便好田宅市之,为子孙立永远不可动之业,多置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

年。我且与尔曹约为婚姻,君臣之间,两无猜疑,上下相安,不亦善乎?”皆拜谢曰:“陛下念臣等至此,

所谓生死而肉骨也。”明日,皆称疾请罢,上喜,所以慰抚赐赉之甚厚。庚午,以侍卫都指挥使、归德节度

使石守信为天平节度使,殿前都点检、忠武节度使高怀德为归德节度使,殿前都指挥使、义成节度使王审

琦为忠正节度使,侍卫都虞侯、镇安节度使张令铎为镇宁节度使,皆罢军职。独守信兼侍卫都指挥使如

故,其实兵权不在也。殿前副都点检自是亦不复除授云。

    酒酣耳热,其乐融融。当此之际,太祖欲擒故纵,亮出底牌,并许愿给钱给地给房子结亲家,举重若轻,将助他赢得大宋江山的实力派将帅解除了实际兵权。

    “杯酒释兵权”的重要道具就是酒。比较原始的《王文正公笔录》的记载,实际上也提到了酒,“召守信等曲宴,道旧相乐”。

   有了这酒,气氛方能和谐。气氛和谐,话才好说。其乐融融之中,谁还好撕破脸皮?赵匡胤是在赵普的强烈劝说下,才勉为此事的。宅心仁厚的太祖,对于不好说出口的话,酒精的作用也可以给他壮胆。所以,在这种场合,酒是一定要喝的。

   这酒喝得很成功,所以太祖也喝出了乐趣。过了几年,他又重演故伎,来了第二次“杯酒释兵权”。《长编》卷10于开宝二年十月记载:

       己亥,上宴藩臣于后苑,酒酣,从容谓之曰:“卿等皆国家宿旧,久临剧镇,王事鞅掌,非朕所以优贤之

意也。”前凤翔节度使、兼中书令王彦超喻上指,即前奏曰:“臣本无勋劳,久冒荣宠,今已衰朽,乞骸骨,

归丘园,臣之愿也。”前安远节度使兼中书令榆次武行德、前护国节度使郭从义、前定国节度使白重赞、前

保大节度使杨廷璋,竞自陈攻战阀阅及履历艰苦,上曰:“此异代事,何足论也。”庚子,以行德为太子太

傅,从义为左金吾卫上将军,彦超为右金吾卫上将军,重赞为左千牛卫上将军,廷璋为右千牛卫上将军。

   这一切,又是在酒酣耳热之后进行的。与上次释禁军兵权不同是,这次赵匡胤是削藩,这是中央集权的一环。

 

             雪夜定策伴酒香

 

   政变登基,是酒后装糊涂。削兵权,在觥筹交错中进行。这一切与酒有关的行动,都还是内政。登上皇位,削除兵权,成为九五之尊,又解除了身边的潜在威胁,赵匡胤还是睡不着。他想到的是,“一榻之外,皆他人家”。所以,他要统一寰宇,真真真正地睡安稳觉。宋朝开国,实在无异于五代之后的第六代,拥有的只是中原那巴掌大的地方,南北十国,依然分立。稳定了国内,宋太祖要开始南征北伐,实现统一大业了。然而犹如满桌菜肴,从何下箸呢?此时,酒又上场了。

  《长编》卷9于开宝元年七月记载:

       上自即位,数出微行,或过功臣之家,不可测。赵普每退朝,不敢脱衣冠。一夕大雪,普谓上不复出

矣,久之,闻扣门声异甚,亟出,则上立雪中。普皇恐迎拜,上曰:“已约吾弟矣。”已而开封尹光义至,即普

堂设重茵地坐,炽炭烧肉,普妻行酒,上以嫂呼之。普从容问曰:“夜久寒甚,陛下何以出?”上曰:“吾睡不

能着,一榻之外,皆他人家也,故来见卿。”普曰:“陛下小天下耶?南征北伐,今其时也,愿闻成算所。”上

曰:“吾欲收太原。”普嘿然良久,曰:“非臣所知也。”上问其故,普曰:“太原当西北二边,使一举而下,则边

患我独当之,何不姑留以俟削平诸国。彼弹丸黑子之地,将何所逃?”上笑曰:“吾意正尔,姑试卿耳。”

   这就是著名的“雪夜定策”。宋王朝扫平群雄的先南后北战略,就是在这样一个雪夜制定的。在制定的过程中,也有酒的出现。这是在著名谋臣赵普的家里,两代君主与赵普席地而坐,吃着烧肉,从容定策。赵普的妻子在旁敬酒,宋太祖也直以大嫂相称,略无避讳。君臣之间,融洽亲密,如同一家。赵普之妻魏氏出身豪族,想必也是见过世面的。

   宋太祖嘴上说他早已想到了先南后北的战略,只是想试探一下赵普的意思。这不过是已经成为皇帝的赵匡胤爱面子的说辞。早决定了,就犯不着冒着大雪,半夜跑到赵普家,又讨主意又喝酒的了。

 这一晚,赵普的一席话,让宋太祖大致拿定了主意。不过,他还需要对可行性加以进一步论证。“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兵锋一开,非同儿戏。于是便又有了《宋史》卷249《魏仁浦传》记载的如下一幕:

        开宝二年春宴,太祖笑谓仁浦曰:“何不劝我一杯酒?”仁浦奉觞上寿,帝密谓之曰:“朕欲亲征太原,

如何?”仁浦曰:“欲速不达,惟陛下慎之。”宴罢,就第。复赐上尊酒,十石御膳羊百口。

    又是借酒议事。笑殷殷的赵匡胤实在忠厚可爱,他让魏仁浦上来敬他一杯酒。借这个机会,他将不能公开的机密,对魏仁浦附耳言之,征求他对征伐北汉的意见。如此重大的事情,居然也是在饮酒之时,通过一个戏剧性的动作来完成的。谋臣意见值千金。魏仁浦短短九个字的回答,竟得到了一坛美酒和肥羊百只的回报。因为重要是,他说出的意见与赵普所云不谋而合,从而让宋太祖最终完成决策。

 

             “至醉经宿,未尝不悔”

 

   宋太祖爱酒,所以许多行动都伴随着酒。比如,《宋史》卷3《太祖纪》就记载他招待亡国后居住京城的南汉国主刘鋹饮酒。结果还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插曲:

        南汉刘鋹在其国好置酖以毒臣下,既归朝,从幸讲武池。帝酌卮酒赐鋹。鋹疑有毒,捧杯泣曰:“臣罪

在不赦,陛下既待臣以不死,愿为大梁布衣,观太平之盛,未敢饮此酒。”帝笑而谓之曰:“朕推赤心于人腹

中,宁肯尔耶?”即取鋹酒自饮,别酌以赐鋹。

   以己心度人的刘鋹,让亲自端给他一杯酒的宋太祖哭笑不得。为了证明那酒根本无毒,太祖自己一饮而尽,又给了刘鋹另外的酒。统一尚未完成,以诚心善待被俘与归顺的旧国主,会发生正面意义的连锁反应。酒里有政治。

   皇帝也是常人,也有人性的弱点,尤其是从未受过帝王教育的开国皇帝。宋太祖对降王刘鋹很大度,“推赤心于人腹中”,但他有时也小肚鸡肠,尤其是对在他未发达之时冷遇过他的人,也不乏耿耿于怀。

   在前述的第二次“杯酒释兵权”时,表现得特别乖巧的是王彦超。因为王彦超曾跟赵匡胤有过节。王彦超主动讨好太祖,还是因为当了皇帝的赵匡胤在一次酒酣耳热之际,对他翻起了旧帐。《长编》卷2记载:

        癸亥,上步自明德门,幸作坊宴射。酒酣,顾前凤翔节度使兼中书令临清王彦超曰:“卿曩在复州,朕

往依卿,卿何不纳我?”

   吓得王彦超慌忙跪到阶下,顿首叩头,连连解释。惊慌之中,王彦超的解释却也十分得体。他说:“当时臣一刺史耳,勺水岂可容神龙乎?使臣纳陛下,陛下安有今日?”这句话引得太祖哈哈大笑。表面的尴尬在笑声中随风而逝。不过,心中的芥蒂依然。所以,王彦超在第二次“杯酒释兵权”时,必须拼命表现,以释旧憾。然而,已经成为皇帝的赵匡胤,过后还是意识到在这件事上自己的失态。当王彦超过后上表待罪时,太祖赶紧“遣中使慰抚之”。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引起了太祖的反省。他对身边的人说:

       沉湎于酒,何以为人?朕或因宴会,至醉经宿,未尝不悔也。

 喜爱饮酒的太祖,如此这般地反省了自己的“二日醉”。因此,他不仅以醉酒自责,也痛恨酗酒失态的官僚,每每予以严厉处罚。《长编》卷4于乾德二年记载:

        二月甲申朔,翰林学士、中书舍人王著责授比部员外郎。著嗜酒,不拘细行。尝乘醉夜宿娼家,为巡

吏所执,既知而释之,密以事闻,上置不问。于是,宿直禁中,夜叩滋德殿求见。上令中使引升殿,近烛视

著,发倒垂被面,乃大醉矣。上怒,发前事黜之。御史中丞刘 温叟等并坐失于弹劾,夺两月俸。

   这可是一个很鲜见的宋代官员嫖娼被警察逮住的例子。作为警察的巡吏,在查明了王著的身份之后便把他放了,但事情还是上报给了皇帝。因为翰林学士等于是皇帝的秘书,清要之职,地位很高,也是士大夫中的精英。宋朝的皇帝对这群文人很敬重,很客气。他们中的姣姣者进一步升迁,便是进入政治中枢,成为执政或宰相。所以,太祖在得到报告后,就把事情压下了。

   不过,王著属于文人无行那种人。不光无行,嗜酒还酗酒。过了不久,担任值班的王著夜间敲殿门,求见太祖。太祖让内侍引他上殿,拿烛台走近一看,披头散发的王著酩酊大醉。这让太祖震怒,新帐老账一起算,处罚了王著,失察的御史中丞也受牵连,罚了两个月的俸禄。

   官员因喝酒被罚的,在太祖朝,还有其例。《长编》卷1于建隆元年四月载:“铁骑左厢都指挥使王彦升夜抵宰相王溥私第,溥惊悸而出。既坐乃曰:‘此夕巡警困甚,聊就公一醉耳。然彦升意在求货。溥佯不悟,置酒数行而罢。翌日,溥密奏其事。上益恶之。丁丑,出彦升为唐州团练使。”按《王文正公笔录》的说法,当晚王彦升从王溥那里勒索到“白金千两”。这个警官王彦升,依仗曾在陈桥兵变中的拥戴之功,居然胆大包天,在夜间巡查时,闯到宰相家里要吃要喝勒索钱财。他估计王溥这个后周的留任宰相不敢把他怎么样。不料第二天就被王溥参了一本,被贬放到了外地。王彦升外号“王剑儿”,是个粗人,自然不懂政治。赵匡胤刚刚夺得政权数月,急于安抚人心,稳定压倒一切,王彦升便撞到了枪口上。看来,霸王酒并不那么好喝。

   当然,官僚醉酒,倘不过分,喜爱酒也醉过酒的太祖也不深究。比如,《长编》卷1于开宝三年二月就记载:“丁酉,宴广政殿,太子太师王溥、太子太傅武行德、左金吾卫上将军王彦超皆醉酒失仪,为御史劾奏,诏释之。”被御史弹劾的人中,包括有前面提到的曾与太祖有过节的王彦超。没有处罚的原因,也还出于太祖不想让王彦超想得过于复杂,认为是他耿耿于旧事,借机报复。给王彦超网开一面,其他人也沾了光。 

 

            “烛影斧声”酒不迷

 

  太祖之死,跟也酒没脱干系。北宋僧人文莹的《续湘山野录》载:

       上御太清阁,四望气,是夕果晴,星斗明灿。上心方喜,俄而阴霾四起,天气陡变,雪雹骤降。移仗下阁,急传

宫钥开端门,召开封王,即太宗也,延入大寝,酌酒对饮,宦官宫妾悉屏之。但遥见烛影下,太宗时或避席,有不

可胜之状。饮讫,禁漏三鼓,殿雪已数寸。帝引柱斧戳雪,顾太宗曰:”好做!好做!”遂解带就寝,鼻息如雷霆。是

夕,太宗留宿禁内。将五鼓,周庐者寂无所闻,帝已崩矣。

   这就是“烛影斧声”之谜的原始记载。读这段记载得扑朔迷离的文字,太祖之死的确成谜。不管是死于胞弟之手,还是像有学者考证的那样,死于高血压或者脑溢血,兄弟二人“酌酒对饮”,则是确凿的事实。

 

           结语

 

   酒这种令人兴奋的饮料,伴随了宋太祖的一生。讲太祖与酒,实际是在讲酒与政治。从政变到杯酒释兵权,再到制定先南后北的统一战略,在太祖那里,都有酒的出现。酒之于太祖,在更多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兴奋、放松或麻醉神经的东西,而成为了一种工具、一种媒介。

  在历代帝王中,曹操只是留下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惟有杜康”之类的诗篇。在政治场中觥筹交错,把酒运用得畅快淋漓的,大概除了宋太祖,实在是无出其右者。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权谋之间也。套句时语说,太祖喝的不是酒,喝的是政治。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