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宋史宰辅表考证》前言   

2012-12-18 12:12:06|  分类: 序跋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史宰辅表考证》前言 - 乘桴子 - 乘桴子方舟 《宋史宰辅表考证》前言 - 乘桴子 - 乘桴子方舟

 

 

《宋史宰辅表考证》前言

 

王瑞来

 

  《宋史》的《宰辅表》是记载宋朝政界最高层升降沉浮的基本史料。宋代历史上多次党争、政争的结果,都从这里可以得到折射。尽管是一部枯燥的表格,远不如具体的史料生动有趣,然而研究宋代历史,特别是研究宋代政治史,《宋史·宰辅表》却是不可或缺。可以说一部《宋史·宰辅表》,就是一代中央政治史的缩影。

  何为此言?因为到了宋代,历代历朝都有的政府最高首脑的作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正史中,记录政府最高首脑的部分,《新唐书》叫做《宰相表》,并且还特别设有《宰相世系表》,而《宋史》则叫做《宰辅表》。这并不仅仅是名目的变化,而是显示了随着时代的变迁所发生的质变。叫《宰相世系表》,反映的是魏晋南北朝的门阀士族政治在唐代中央政治中尚有遗存。《宋史》改称《宰辅表》,不光是看不到了旧有的门阀士族政治的踪影,而且“宰辅”这一名词的使用,更是反映出时代的变化。

“宰辅”是“宰相和辅弼大臣”的简称,指的是已经不是宰相个人,而是指以宰相为首的整个决策集团。因此,《宋史·宰辅表》记录的是宰相(各个时期的称呼有所不同)、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各个时期的称呼也有所不同)、枢密使(或称知枢密院事等)、枢密副使(或称同知枢密院事等)、签书枢密院事这些最高层军政要员的任免。这种正史记载方式的变化,表明宋代政治主要是通过以宰相为首的执政集团进行运作的。对此,我概括为“宰辅专政”。形成宰辅专政局面的基础,是科举官僚占主导地位的士大夫政治。关于这个问题,由于已超出了本书考证文字的范围,难以展开论述。请参见拙著《宋代的皇帝权力与士大夫政治》(日文版,二○○一年,汲古书院出版)

还是回到将要考证的《宋史·宰辅表》上来。其实,在原宋朝国史中,本无《宰辅表》这部分。关于宋代宰辅任免方面史籍的沿革,《宋史·宰辅表序》缕述如下:

          宋自太祖至钦宗,旧史虽以三朝、两朝、四朝各自为编,而年表未有成书。

神宗时常命陈绎检阅二府除罢官职事,因为《拜罢录》。元丰间,司马光尝叙宋

兴以来百官公卿沿革除拜,作年表上之史馆。自时而后,曾巩、谭世勣、蔡幼学、

李焘诸人,皆尝续为之。然表文简严,世罕知好,故多沦落无传。

 二十多年前,我作《宋宰辅编年录校补》,经常翻检《宋史·宰辅表》。在使用过程中,我发现,《宋史·宰辅表》与《宋史》的本传、列传,以及与《宋会要》、《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史全文》、《皇朝编年备要》、《皇宋十朝纲要》、《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两朝纲目备要》等国史系统的史籍在事实记载上差异颇大,并不是像元人在《宋史·宰辅表序》中所云“一以实录为据,旁搜博采纪、传以为是表”。然而,《宋史·宰辅表》与《宋宰辅编年录》、《中兴小历》、《宋朝事实》等宋代私家修纂的宰辅拜罢之书则大致相近。将《宋史·宰辅表》与《宋宰辅编年录》相比较,《宋史·宰辅表》所存之谬误脱阙,《宋宰辅编年录》大多仍之,如出一辙。由此可知,在《宋史》之中,《宰辅表》属于别一系统。关于这一点,本书中有大量的事实可以证明。

  《宋史》一书,本身的构成比较复杂。一般认识是元人修纂时原封不动地采用了宋朝国史,其实也不尽然。如前所述,《宰辅表》便非出国史。比勘纪、传、志、表的记述,多有歧异。其原因就是史料来源各有不同。从这个角度看,《宋史》纪、传、志、表之间的互勘,几乎不能视为校勘学所说的本校,而是接近于不同文献的他校。我的考证作业,基本上运用的就是校勘学方法。一是运用本校法,从《宰辅表》本身的前后记载上发现问题,寻找线索;二是扩大范围的本校,从《宋史》其他的纪、传、志、表部分比勘相关事实;三是采用现存的宋代典籍进行的他校。通过比勘,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关于《宋史·宰辅表》的史料来源,《四库全书》文津阁本与文渊阁本的《宋宰辅编年录》书前提要,均云“《宋史》宰辅年表,其纪述皆以此书为准”。四库馆臣说《宋史·宰辅表》源自《宋宰辅编年录》,缺乏事实根据。比较《宋宰辅编年录》与《宋史·宰辅表》,二者记事有同有异。对于二者之异,四库馆臣检寻出几例,写在提要之中:“如建隆元年赵普拜枢副,此录在八月甲申,而年表在戊子;太平兴国四年石熙载拜签枢,此录在正月庚寅,而年表在癸巳;太平兴国八年宋琪拜参政,此录在三月庚申,而年表在癸亥;雍熙三年辛仲甫拜参政,此录在六月戊戌,而年表在甲辰。此类极多,足为读史者考异之助。”这种记载歧异的存在,很难定谳“《宋史》宰辅年表,其纪述皆以此书为准”。因此,单行的《钦定四库全书总目》的《宋宰辅编年录》提要,删去了这些话。《宋史·宰辅表》的史料来源复杂,当是元人编修《宋史》时,杂采他书编纂而成。

   由于这个原因,同现存的一些宋代史籍相比勘,《宋史·宰辅表》存在着大量的问题。如重出、失载、记载错误、体例失当等等。对其中的问题,点校本《宋史》仅指出了一小部分,而大量的问题还一仍其旧。而我的《宋宰辅编年录校补》,因限于校勘体例,亦仅指出《宰辅表》的一部分问题。史料的准确是正确研究的前提。有感于此,我在完成《宋宰辅编年录校补》(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2012年修订重印)一书之后,又进行了一次相当枯燥的作业,对《宋史·宰辅表》做了稍为全面的整理。分为《辨误篇》、《补正篇》、《补遗篇》。

这些考证,虽然二十年前已与《宋宰辅编年录校补》同时完成,然一直束之高阁。东渡之后,稍有余暇,董理旧作。然成文后一放又是十多年。数年之前,承中华书局《文史》编辑部美意,将《辨误篇》《补遗篇》旧稿录出,合为一编,题为《〈宋史·宰辅表〉辨误》,于2004年第1辑(总第66辑)刊出。由于冗文已达十万馀字,一次刊发,据云已创《文史》创刊以来之纪录,故不得已将《补正篇》割舍。

《补正篇》者,不同于《辨误篇》对《宋史·宰辅表》原著史实记载错误之辨正,亦不同于《补遗篇》对《宋史·宰辅表》原著失载宰辅拜罢事项之全项补写,乃系考诸史乘,于《宰辅表》内宰辅拜罢日期及职官等当载而阙略之部分,加以补遗,兼比勘他书,略识异同。此文于考史助益无多,于校勘或存备忘。实如古人所云鸡肋,食之乏味,弃之可惜。而后承《宋史研究论丛》(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编辑诸公不弃,于第8集刊出《宋史宰辅表考证(补正篇)》(2007年)。

如前所述,《宋史·宰辅表》记宰辅拜罢,因多援宋世私家史乘,而非本于国史实录,故多有舛误。舛误之外,且失载间在。《宋史》自元人撰成流布以后,诸如《宋大臣年表》、《续资治通鉴》等书,亦多沿袭《宰辅表》所记,舛误失载俱仍之。流谬数百年,不可不辨。因此,完成《〈宋史·宰辅表〉考证》之《辨误篇》与《补正篇》。继而检绎有宋三百年间遗存之国史野乘,援《宋史·宰辅表》记叙之体,将其失载之宰辅拜罢事项,附以考证补足之,成《补遗篇》。此乃《宋史》补作之属,非此书无由得见,自信其价值所在。篇中所补,限于体例当有而失载者。至于拜罢日期及职官等脱阙者,不在此篇考补之列,其详见于此前之《补正篇》。《宋史·宰辅表》考证作业采用的工作底本为1985年出版之中华书局标点本新1版。然于标点未尽遵从,间有改动。

同为《宋史·宰辅表》之考证,分载于两处杂志丛刊,于读者查阅诚为不便。此次,承中华书局慨允出版,《宋史宰辅表考证》终成全瓦。是书之《辨误篇》订正《宰辅表》之原误凡二百三十六条;《补正篇》校异凡九十一条;《补遗篇》则增补失载项目凡一百十四条。篇幅并不长的《宰辅表》,在事实层面之讹误脱漏,比比而在。不禁让人对《宋史》的信史程度大打折扣。“尽信书而不如无书”,史料使用,可不慎乎!

至此,余于《宋史·宰辅表》已略无遗憾,而后便是祈望于研究者小有裨益。当年,我在进行《宋宰辅编年录校补》和《宋史宰辅表考证》作业的同时,也稽核了其他一些有关宋代宰辅任免的史籍,对其中讹误也有所发现与订正。整理成文刊出的,有《宋会要辑稿证误——<职官>七八<宰辅罢免>之部》(《史学月刊》,1984年第5期)与 《续资治通鉴证误》(《安徽史学》,1990年第3期)。因为内容相关,所以作为附录,亦一并收于书后,以供研究者参考。

考证所涉及宰辅已达400多人次,故编制一人名索引附于书后,以便检索。

最后尚有一点说明。今人梁天锡教授,亦为研究宋代中央行政制度之专家,曾出版有《宋宰相表新编》之大著(台北:国立编译馆,1996年)。披阅其著,知与拙著内容虽然接近,实有径庭。对此,聊举数端。其一,《宋宰相表新编》已脱离《宋史·宰辅表》,乃系新编制之宰相年表。其二,除宰相外,仅收录参知政事等副相,并未收录同为执政之枢密院长贰。因此,尽管梁氏另著《宋枢密院制度》附有《枢密表》,然仅就此著而言,难称汇集宋代中央行政首脑任免事项之全璧。其三,1986年出版之拙著《宋宰辅编年录校补》,于《宋史·宰辅表》多有摘发证误。梁著对余之摘发证误多有援引,亦间有商榷与辩驳。而在《宋宰辅编年录》校补作业过程中整理而成的这部拙著,则是专就《宋史·宰辅表》本身之讹误脱遗进行的考证之作,当为使用《宋史·宰辅表》时的参考文献,与梁著性质不同。并且依从《宋史·宰辅表》之体例,包括枢密院长贰在内,对宋代中央行政首脑任免进行之全面检核补正,于有问题之事项同载一书。此外,同为证误,着眼点亦有差异。梁著重在核实署衔之官制歧异,小书虽亦关注官制等项,然以长历订正年月等事实之讹误居多。且小书多运用校勘学方法,以本校证误。梁著可称煌煌大著,本书实乃补苴小册。然而,千虑一得,或有可取。并行于世,聊可互补。因不揣鄙陋,刊布于世。

本书以《宋史·宰辅表》的证误补遗为主,考证所及,于《宋史》本纪列传、《宋会要辑稿》、《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宋宰辅编年录》等记载宋代史事的典籍多有证误。可为治史者之参考。此外,于《宋史》点校本相关内容的误校亦间有指出。

琐细考索,诚为小道,然亦当有可观。蚁穴溃长堤,细节有时足以崩溃结论,不可忽之。倘小书能为研治宋史有所裨益,则不胜欣慰。亦诚望学界博雅,有益教正。

 

 

                                                                                                        著者

                                                                             壬辰初春识于日本千叶

 

【附记】《宋史宰辅表考证》一书,已于2012年7月由中华书局列入《二十四史校订研究丛

             刊》出版。本文又刊于《书品》2012年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470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