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宋季三朝政要》辨誤(三)  

2012-07-29 14:23:53|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季三朝政要》辨誤(三)

 

王瑞來

 

 

二、記事之誤

 

卷一

一、紹定元年(1228)記事:

     太白經天。 

按,是年之主要天象變化,具載於《宋史》卷四一《理宗紀》:“六月壬寅朔,日有食之。己酉,流星晝隕。秋七月戊戌,熒惑犯南斗。冬十月戊申,熒惑犯壁壘陣星。丁巳,熒惑、塡星合於危。甲子,熒惑犯塡星。十一月癸酉,熒惑入羽林。”觀此,無“太白經天”之星象。

 

二,紹定四年(1231)記事:

     襄帥陳垓奏,韃靼國遣使約夾攻金。 

按,《大金國志》卷二六於是年內載此事云:“帝遣人約南宋夾攻,時陳垓為襄帥,不敢應。”《大金國志》此處所記與《政要》不同,乃金約宋夾攻蒙古。《通鑑續編》卷二一亦於是年內載此事:“金完顔哈逹使劉天山至襄陽乞師及粟,制置使陳晐不許,天山乃還。”據此可知,《政要》編者於史料理解有誤。

 

三,紹定六年(1233)記事:

     紹定六年,詔抑貪競。

按,《宋史全文》卷三二於是年九月載:“辛酉,經筵奏乞以御製敬天、法祖、事親、齊家四十八條及御書緝熙殿榜、御製緝熙殿記宣付史館,從之。四十八箴列為十二軸。左一曰敬天命、法祖宗、事親、齊家;右一曰親碩學、精六藝、崇節儉、惜名器;左二曰謹言語、戒喜怒、惡旨酒、遠聲色;右二曰伸剛斷、肅紀綱、核名實、明賞罰;左三曰廣視聽、守信義、懼滿盈、究遠圖;右三曰開公道、塞倖門、待耆老、奬忠直;左四曰儲人才、訪屠釣、尚儒術、保勇將;右四曰恤勤勞、抑貪競、進亷退、斥諂佞;左五曰鍳迎合、絕朋比、察?間、禁苞苴;右五曰杜請託、議釋老、謹刑獄、哀鰥寡;左六曰傷暴露、罪己為民、損躬撫軍、求善使過;右六曰寛民力、飭邊備、旌死事、懲偷生、陳公益等。撰述箴辭附於各條之下,揭於緝熙殿,朝夕觀省。”據此可知,“抑貪競”乃四十八條中之一條,非詔書。

 

四,紹定六年(1233)記事:

    十一月,遣襄陽太尉江海、襄陽帥孟珙,以兵四萬人至蔡州滅金。

此處記事詳見《錢塘遺事》卷二《夾攻遼金》條:“遣襄陽太尉江海、棗陽帥孟珙以兵至蔡州,兵駐城南。帥臣史嵩之運糧十萬給南北軍。”按,據此及《大金國志》卷二六、《汝南遺事》卷一、《宋史》卷四一《理宗紀》,孟珙當為棗陽帥。

 

五,端平元年(1234)記事:

     史嵩之上露布,以八陵圖、守緒骨函及參政張天綱、都尉完顔好海、玉帶、

金銀牌等來獻,除知樞密院事、都督軍馬。

按,史嵩之除知樞密院事之事,《宋史》卷二一四《宰輔表》不載,卷四一四本傳亦僅云:“端平元年,破蔡滅金,獻俘上露布,降詔奨諭,進封子加食邑。”可知此處所記為誤。

 

六, 端平三年(1236)記事:

     冬(喬行簡)再相,進平章軍國重事,封益國公。 

據《宋史》卷四二《理宗紀》,事在十一月丙寅。又,所封乃為“肅國公”。

 

七,嘉熙元年(1237)記事:

     許應龍除端明殿大學士、簽書樞密院事。 

據《宋史》卷四二《理宗紀》並卷二一四《宰輔表》,是年二月癸未所除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者,當為“鄒應龍”,許應龍之除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在嘉熙三年八月戊戌。又,“端明殿”與“學士”之間“大”為衍字,宋制無端明殿大學士之職。

 

八,嘉熙元年(1237)記事:

    劾方大琮、王逸、劉克莊皷扇異論。 

按,《宋史》卷四二四《徐鹿卿傳》載:“會右史方大琮、編修劉克莊、正字王邁以言事黜,鹿卿贈以詩,言者併劾之。太學諸生作四賢詩。”據此並《宋史全文》卷三二所記,可知,《政要》“王逸”當為“王邁”之誤。

 

卷二

九,淳祐五年(1245)記事:

     陳鞾參知政事、同知樞密院事。 

按,事在淳祐五年,詳見《宋史》卷二一四《宰輔表》:“陳鞾自端明殿學士除同簽書樞密院事兼參知政事。”據此可知,陳鞾所除,非同知樞密院事,而為同簽書樞密院事,參知政事亦為兼任。

 

一0,淳祐六年(1246)記事:

       胡穎有威名,每見淫祠即毀之,人呼曰「胡打鬼」。丙寅為廣東經略,廣州僧

寺佛像中,有巨蛇藏於内,時出享人祭祀。僧托之題疏,得錢數千緡。穎至,毀其

佛,擊死巨蛇,而投諸江,正僧人之罪,籍其錢以沒官。其怪遂息。奏請禁淫祠,

上從之。

按, 以上所記胡穎之事,亦略見於《宋史》卷四一六《胡穎傳》,與此略異,移錄如下:“性不喜邪佞,尤惡言神異。所至毁淫祠數千區,以正風俗。……以樞密都承旨為廣東經略安撫使。潮州僧寺有大蛇,能驚動人。前後仕於潮者皆信奉之。前守去州,人心疑焉,以為未嘗詣也。已而旱,咸咎守不敬蛇神故致此,後守不得已詣焉。已而蛇蜿蜒而出,守大驚,得疾旋卒。頴至廣州,聞其事,檄潮州,命僧舁蛇至。至則其大如柱而黑色,載以闌檻。頴令之曰:爾有神靈,當三日見變怪。過三日,則汝無神矣。既及期,蠢然猶衆蛇耳。遂殺之,毁其寺,並罪僧。”據此可知,事在潮州,非廣州也。

 

一一,淳祐六年(1246)記事:

      作集慶宮以祈福。 

按,“集慶宫”,當為“集慶寺”之誤。《錢塘遺事》卷五《理宗政迹》載:“又作龍翔宫、集慶寺以祈福。”

 

卷三

一二,景定三年(1262)記事:

     十月,知院徐清叟薨。

   按,《宋史》卷四五《理宗紀》、卷二一四《宰輔表》均將徐清叟薨記在是年十一月丙申,《政要》記在“十月”誤。又據《宰輔表》,徐清叟於十月已授宣奉大夫守觀文殿學士致仕,《政要》不當記作“知院”。

 

卷四

一三,咸淳九(1273)年記事:

     葉夢鼎罷相。 

按,據《宋史》卷二一四《宰輔表》,葉夢鼎再相在咸淳八年十二月甲寅。然《宰輔表》又記葉夢鼎“屢辭不拜”,則可證未嘗赴任。又,《宋史》卷四六《度宗紀》於咸淳九年內兩記葉夢鼎事,一為三月庚申“葉夢鼎辭免右丞相,詔不允”,一為四月甲申“葉夢鼎乞致仕,遣官勉諭赴都堂治事”。由此可見,葉夢鼎一直未曾赴任。

 

一四,咸淳九年(1273)記事:

     樊城陷,牛皋、范大順、張漢英死之。

按,《通鑑續編》卷二四載:“癸酉九年(原注:大元至元十年)春正月,大元取樊城,守將張漢英及都統制范天順、牛富死之。”《通鑑續編》將“牛皋”記作“牛富”。《宋史》卷四五○《忠義傳》亦記作“牛富”。《政要》所記誤。

 

一五,咸淳十年(1274)記事:

     戊寅,下鄂州,守臣張晏然降。 

按,《錢塘遺事》卷六《下鄂州》載:“咸淳甲戌十二月十八日,下鄂州,守臣張晏然降。”《政要》記事與此同源,然日期有誤。咸淳十年十二月癸卯朔,月內無戊寅。《宋史》卷四七《瀛國公紀》載此事云:“吕文煥以北兵攻鄂州,庚申,程鵬飛及權守張晏然以城降。”庚申正為《錢塘遺事》所記之十八日。《平宋錄》卷上亦載“庚申,張晏然率衆來降。”

 

一六,咸淳十年(1274)記事:

     至德祐二年正月劉整死。 

按,《元史》卷八《世祖紀》於至元十二年正月載:“戊寅,劉整卒。”《宋史》卷四七四《賈似道傳》亦載:“度宗崩,大兵破鄂。太學諸生亦羣言非師臣親出不可。似道不得已,始開都督府臨安。然憚劉整,不行。明年正月,整死,似道欣然曰:吾得天助也。乃上表出師。”據此可知,劉整卒於德祐元年正月,《政要》記為“德祐二年正月”誤。

 

一七,咸淳十年(1274)記事:

     癸巳,上以賈似道為都督軍馬。  

按,《宋史》卷四七《瀛國公紀》於是年十二月載:“癸亥,詔似道都督諸路軍馬,以歩軍指揮使孫虎臣總統諸軍,所辟官屬皆先命後奏。”本紀記此事在“癸亥”,與《政要》所記“癸巳”不同。檢是年十二月癸卯朔,月內無癸巳,癸亥為二十一日。據此可知,《政要》作“癸巳”誤。

 

卷六

一八,景炎元年(1276)記事:

      大兵直至處州,守臣李珏遁。 

按,《宋史》卷四七《瀛國公紀》載:“十有一月,參政阿刺罕、董文炳將兵至處州,李珏以城降。”據此可知,李珏以城降,非逃遁。

 

一九,景炎元年(1276)記事:

         十一月,董右丞至瑞安府,趙與檡、李世逵等禦之,敗績。世逵遁,趙與檡退

   屯福安城,遂降。 

按,此記趙與檡、李世逵事,與《宋史》不同。《宋史》卷四七《瀛國公紀》於十一月載:“甲辰,秀王與睪逆戰於瑞安,觀察使李世達死之,與睪及其弟與慮、子孟備、監軍趙由葛、、察訪使林温被執皆死。”此記「李世逵」名為「李世達」。又,《宋史》卷四五○《趙與檡傳》詳記與檡就義事:“瑞安受圍,城中危急,與(方)洪誓以死守。小校李雄夜開門納外兵,與檡、洪率衆巷戰,兵敗被縶。董文炳問之曰:汝為秀王耶,今能降乎?與檡厲聲曰:我國家近親,今力屈而死,分也。尚何問為?遂殺之。洪亦仗節而死。”《政要》於此後是年十二月亦記“大元董右丞軍至福安縣,趙與檡拒戰,敗績死之”。據此可知,此處作“遂降”不確。

 

二0景炎二年(1277)記事:

          四月,蘇劉義卒。蘇,京湖老將,雖出呂氏,乃心在王室。永嘉推戴,實建

  大功。後世傑用事,志鬱鬱不得展。其人剛躁不可近,然能服義,終始不失大節,

  而廣中癘氣傳染而死。

按,此段記事基本源出文天祥《文信國集杜詩》蘇劉義第四十三:“蘇,京湖老將,雖出吕氏,乃心專在王室。永嘉推戴,實建大功。後世傑用事,志欝欝不得展。其人剛躁不可近,然能服義,終始不失大節。厓山與其子俱得脱,亦不知所終。”然《政要》記蘇劉義之死抄撮有誤。其一,蘇劉義非於景炎二年四月卒。蘇劉義實參與三年後崖山之戰,《癸辛雜識》續集卷上《二王入閩大略》於崖山之戰記載之後云:“此役也,皆謂蘇劉義實著忠勞云。”其二,關於蘇劉義之死因,亦非如《政要》所記“癘氣傳染而死”。儘管文天祥云蘇劉義“不知所終”,然《昭忠錄》則記載有蘇劉義之死:“世傑等南奔,不能達占城,於是回船,沿海收散卒。承宣使周文英等皆會。四月八日至海陵港,遇颶風,舟遂覆,世傑溺焉。蘇劉義本吕氏之客,諸吕降,招之不從。至是,與張達、蘇景瞻等皆死於海。”文天祥因被擄於北方,不詳於此後發生之事,理所當然。據此可知,蘇劉義已從崖山突圍,後死於海難。其時乃祥興二年四月,而非景炎二年四月。

 

二二,祥興二年(1279)記事:

           張世傑奉楊太后以小舟奔四日,遇大風,舟將及岸矣,舟人催舟師疾進,

   世傑曰:「無以為也,為我取瓣香來。」香至,仰天呼曰:「我所以為趙氏者亦已

   至矣,一君亡,復立一君,今又亡者。我奉皇太后走者,庶幾彼其退,別求趙氏

   立之,以存趙祀耳。今若此,天意果何如耶?若天不欲我復存趙氏祀者,則大

   風覆吾舟。」舟遂覆。

按,《通鑑續編》卷二四附注詳載此事,然與《政要》所記略異:“已而,世傑復還厓山収兵,遇楊太后,欲奉以求趙氏後而復立之。楊太后始聞帝崩,撫膺大慟曰:我忍死艱關至此者,正為趙氏一塊肉耳。今無望矣。遂赴海死。世傑葬之海濱。世傑將趨安南,至平章山下,遇颶風大作。舟人欲艤岸,世傑曰:無以為也,為我取瓣香來。至則仰天呼曰:我為趙氏亦已至矣。一君亡,復立一君,今又亡。我未死者,庻幾敵兵退,别立趙氏以存祀耳。今若此,豈天意耶?若天不欲我復存趙祀,則大風復我舟。舟遂覆,世傑溺焉。”據此可知,楊太后非因遭遇颶風覆舟而死,而係蹈海自盡。此與《宋史》卷四七《瀛國公紀》所記同。遭遇颶風覆舟而死者,僅張世傑。此與《宋史》卷四五一《張世傑傳》所記亦同。


                                                              (此文刊於《中國典籍與文化論叢》第十四輯,2012年)
  评论这张
 
阅读(6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