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隆平集》釋疑(三)  

2012-08-14 11:12:29|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隆平集》釋疑

(三)

 

王瑞來

 

 

           五,刊行流播

 

既然如此,南宋時為何又以曾鞏的名義,對這部「存副於家」的《隆平集》大張旗鼓地刊刻了呢?任何行為都有時代背景在。幾遭滅頂之災而重新在江南頑強崛起的宋朝,一窮二白,白手起家,典籍整備與制度設立均是再建的一環。所以不僅依照《崇文總目》等北宋書目,錄出《秘書省續編到四庫闕書目》[1]來按圖索驥,甚至還讓官員用回想的方式,將記憶中的制度,參稽有關資料,描述出來,程俱的《麟臺故事》便是這樣產生的[2]。《宋會要輯稿·刑法》一之三四還記載南宋初年要求「省部諸司各令合幹人吏,將所省記條例攢類成冊」,就是說讓中央各部委的辦事員憑記憶寫出過去的各項規章制度。寫出之後,又迫不及待地下令:「先令左右司郎官以省記之文刊定頒行,恐不能專一,可改送敕令所立限刊定,鏤版頒降。內吏部條法最為急務,責限一月,餘並限一季成書。」[3]

此外,在非常時期非嫡而繼的宋高宗,十分注重強調自身的正統性,他與他的大臣們竭力想把南宋的建立打造成光武中興。光武中興承續的是西漢劉邦的血脈,這是正統的來源。三國時劉備也是打著這樣的正統旗幟。所以南宋初年強調祖宗法,是當時迴盪的主旋律。作為皇宋宗室的趙伯衛,發現這樣一部宋初五朝《隆平集》,自然如獲至寶。加上又與名氣很大的曾鞏有些瓜葛,自然會大加宣傳。時乎運乎,《隆平集》於是至極自然地正式刊刻行世。

    友人張其凡與他的學生熊偉華合撰有〈《隆平集》版本考略〉[4],所述《隆平集》版本頗為確當詳實,其說多可遵從。不過,其遵從《四庫提要》「自北宋之末已行於世」之說,並根據刊刻者趙伯衛之四世祖趙世雄卒於崇寧四年推斷,認為「最晚在徽宗崇寧年間,《隆平集》已有刊本行世」。這一斷言似乏確鑿證據支撐。誠如文章所云:「因为没有任何資料能證明曾鞏在史館期間進獻過,也許趙伯衛為了增加此書的可信度和價值而作的溢美之辭」。趙伯衛所云,也許就是一種美麗的謊言,所以認真不得,更不能把李燾沒有質疑「進獻說」作為《長編》所用《隆平集》為北宋本的證據。因為是否《隆平集》進獻於史館,與李燾的述史或考辨無關。

在《隆平集》中,於「搆」或「構」字處,多以小字記作「御名」來加以避諱,據此可知,冠以趙伯衛序的《隆平集》當為初刻,時為紹興十二年(1142)。

    此後,據〈《隆平集》版本考略〉所述,在南宋又有參知政事姚憲的重校本,此有北京國家圖書館所藏明殘本趙序後的一行題識「淳熙元年掌參知政事姚憲重校壽梓」為證。

南宋的幾次刊刻,讓《隆平集》在一定範圍內得以流傳,如前面列表所述,除了李燾《長編》和杜大珪的《名臣碑傳琬琰集》,史學家李心傳的《舊聞證誤》、羅願的《新安志》、林駉的《古今源流至論》等、均曾引用過《隆平集》。《景定建康志》卷三三,還明確紀錄當時的建康府藏書中擁有《隆平集》[5]。因此,到了元代修纂《宋史》,袁桷提出<修遼金宋史搜訪遺書條列事状>,亦明確列有此書,希望作為參考資料。不過,《隆平集》在元代似無刊刻。

    《隆平集》在明代,至少主要有兩種刻本。據《中國古籍善本目錄》[6]「史部·雜史」著錄,其一為董氏萬卷堂刻本。董氏萬卷堂,刻書頗精,其來尚矣。葉德輝《書林清話》[7]述元代書坊刻書之盛,引《天祿琳琅前編》卷五,記其曾刊《唐國史補》三卷,又引《天祿琳琅後編》卷四,記其曾刻《隆平集》二十卷,並糾正《天祿琳琅》認作宋本之誤,而指為元刊。此亦不確當。董氏萬卷堂刻本《隆平集》,刊刻時期大約為嘉靖年間。此本多家均有收藏,如上海圖書館、南京博物院、北京大學圖書館、中國科學院圖書館、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等。其為二曾氏裔孫曾敏行刻本,刊刻時期為萬曆年間。曾敏行等刻本為國家圖書館所收藏,日本的蓬左文庫和前田育德堂亦有收藏[8]

《隆平集》在清代,大致流行的版本如下幾種:一為康熙四十年(1701)彭期七業堂刻本。此本秉承明人批注的傳統版式,於天頭、傳後以及行間刻有夾註、評語和校記。二為康熙五十五年(1716)長嶺西爽堂本。三為清活字本。四為叢書《四庫全書》本。在清代的幾種版本中,以彭期七業堂刻本流傳最為廣泛,也成為《四庫全書》所採用的底本。

《隆平集》的版本系統並不複雜,南宋紹興趙伯衛刊本→明代嘉靖董氏萬卷堂刊本→清代康熙彭期七業堂刊本,這是傳播的主幹。由於是這樣的一脈傳承,直到清代彭期刻本,宋刻的避諱等風貌宛然俱存。

彭期七業堂刻本採用的底本,為明萬曆本。萬曆本或是源自嘉靖本,然已頗有脫闕。此由彭期於卷首所刻凡例可知:「是集梓於前明萬曆間。脫落譌舛,意莫能通,讀不可句。」

萬曆本為曾氏裔孫曾敏行刻,於彭期為先人,因此,他親切地稱之為「吾豐舊本」。

彭期的校勘作業,據其卷首校刻《隆平集》序可知,對於手頭僅有一部的「譌脫不可讀」的「吾豐舊本」,由友人劉二至進行初讀點次,彭期和湯敦實兩人進行讎校。觀刊本中所刻校語,最初主要是依據明人柯維騏《宋史新編》等書進行的他校,後來纔得到董氏萬卷堂刻本,方對大段脫闕進行了輯補。除了凡例,卷三〈祠祭〉門內也記錄了輯補經過:「原本第三卷欠一葉,自帝三十字起,至玉有字止。又第九卷〈弭徳超傳〉闕尾,楊守一、張遜二傳全闕,〈曹彬傳〉闕首段,而謬附以王荊公事,舛錯失倫。初刻注為闕文,不免遺憾。茲己丑季春,忽得六安州楊君希洛千里貽緘,從董氏萬卷堂善本録示,遂補刻以成全書。隔地同心,誠快事也。」讀此校記,校書之樂,意外之得,溢於言表,可感可觸。

《四庫全書》以彭期本為底本收錄《隆平集》,刪去了彭期本中的校記評語。四庫館臣的底本選擇,多有失誤,但這次可以說沒有失誤。不過,在錄入《四庫全書》時又出現了新的問題。對此,聊舉一二。

卷九卷〈弭徳超傳〉「怒王顯等居其上」之句,彭期本在「王」與「顯」之間空出三行,四庫本亦於「王」下注一「闕」字,並空出三行,以示脫闕。按,檢《東都事略》卷三三〈弭徳超傳〉載:「徳超怒顯居其上,詬之,且曰:我有安社禝功,汝何人,反在我上?又大罵曰:汝輩當斷頭,我度上無執守,為汝輩眩惑。顯以聞。」《宋史》卷四七○〈弭徳超傳〉並《長編》卷二四太平興國八年四月壬子條所記略同。據此可知,此處原本不闕,底本由於刻板原因,餘出三行,以此為底本之四庫館臣誤以為此處脫文,故注一「闕」字,且亦依樣空出三行。

同樣的情況也見於他處,同卷〈曹彬傳〉於「雖尅新城,破涿州」之句,彭期本在「破」與「涿」之間空出一行,四庫本亦於「破」下注一「闕」字,並餘出相當於一行字數之空缺,以示脫闕。按,《東都事略》卷三三〈曹彬傳〉載:「雍熈三年,詔彬将幽州行營前軍馬步水陸之師,與潘美等北伐,敗契丹于固安,破涿州,又與米信破契丹于新城,戰于岐溝闗,我師敗績。」又《名臣碑傳琬琰集》中集巻四三所收李宗諤撰〈曹武惠王彬行狀〉亦載:「三月,破虜固安南,斬首千餘級,克其城。又下新城、涿州。戎人來援,大破其衆于城南,獲馬五百疋,殺奚酋賀思相公。四月,又與米信破虜于新城東北,斬首二百級。五月,與虜戰攻歧溝關,王師不利。」。據此可知,此處原本不闕,也是底本由於刊板原因,餘出一行,以此為底本之四庫館臣又誤以為此處脫文,故注一「闕」字,且亦依樣空行。

又如卷一三〈戚綸傳〉「詐為靈木石之異」之句,「詐為」之下,彭期本原有一墨丁,且於傳後記有校語云:「原本靈上疑脫神字。」據此,四庫本記入一「闕」字。按,檢與《隆平集》此傳幾乎一字不易之《名臣碑傳琬琰集》下集卷七〈戚學士綸傳〉,知此處無脫闕。

對於四庫本上述所注「闕」字處,我除了運用以上的他校進行考證,還核對了上海圖書館所藏之董氏萬卷堂刻本,亦並無脫闕。

在《四庫全書》電子版已成為文史研究之必備的今天,四庫館臣的如此處理,實為貽惑讀者。當然,《四庫全書》本亦並非一無所長,在個別處,也校正了底本彭期七業堂本的一些訛誤。由於四庫本並未記有校勘記,四庫館臣的校勘工作,只有與他本比勘時纔得以顯現。

彭期等在已經校畢開版後之康熙己丑四十八年(1709),方得以看到董氏萬卷堂刻本。行間的校語即似後來的補刻。彭期本於書後載有南豐後學曾鴻麟撰於康熙四十七年跋文讀《隆平集》敘後,說明彭期本在刊行數年之後,又有修訂印刷。修訂版當即包含有對校萬卷堂本之成果。觀書中刻錄之校語,知不惟彭期手據之明萬曆本脫闕嚴重,明萬曆本本身在殘缺之前亦訛誤百出,是一個校勘粗劣的版本。從書中刻錄之校語,亦可見彭期等人進行了不遺餘力的校勘作業。儘管彭期本也存有訛誤,但畢竟是現存《隆平集》中最好的版本。

至今,這部北宋人記北宋史的重要典籍還沒有被重新整理出版。聊補這一缺憾的是,台北文海出版社將《隆平集》彭期本收入《宋史研究萃編》第一輯,於一九六七年影印出版,方稍廣流傳,嘉惠學界。

 

          結語

 

    以上,本文以較長的篇幅對《隆平集》一書進行了綜合考察。發迄今研究所未發者,有以下數端。

《隆平集》記《太平御覽》與《太平總類》為兩書,宋人晁公武的質疑,成為偽托說根基。力證《隆平集》為曾鞏所撰的余嘉錫氏與葉建華氏,均對這一質疑沒有直接回應。對此,本文則以校勘學方法,解釋了訛誤的生成原因,認為係出後世傳寫刊刻之誤,與曾鞏無關,從而徹底瓦解了偽托說的根基。此為其一。

對於《隆平集》一書的性質,通過與存世宋代史籍比較考察,認為此書的分門立傳出自曾鞏的考量,而內容曾鞏則幾乎未遑加筆,僅是其為纂修五朝國史簡單編輯的資料彙編,並非如葉氏所言,為曾鞏撰寫的五朝國史底稿。余氏與葉氏從文筆精彩的角度申說,皆有失客觀,過於溢美。此為其二。

惟其未曾加筆,保持了史料的原生態,較之依據國史編修的《宋史》以及國史的衍生物《東都事略》等宋代史籍,更有極高之史料價值。本文擇取典型事例,與存世宋代史籍比較,得出此一結論。此為其三。

其四則是辨明版本源流,認為《隆平集》初刊於南宋,北宋並無刊刻。對明清以來刊印版本之優劣,本文亦有論及。特別是四庫本之得失,本文亦舉例明之,於使用《四庫全書》電子版者,似可由此聊獲警示。

經此論證,作為迄至北宋中期的史籍《隆平集》,作者為曾鞏當無疑惑。此書之性質與價值亦可有全新之認知。治北宋史者,幸勿忽之。 

 

(文載台灣《輔仁歷史學報》第28期,2012年)

 

徵引書目

(以徵引先後為序)

 

一、典籍文獻

 

宋·尤袤,《遂初堂書目》,北京:中華書局,《叢書集成初編》本,1985年。

宋·羅願,《新安志》,合肥:黃山書社,蕭建新、楊國宜校注本,2008年。

宋·曾鞏,《隆平集》,明董氏萬卷堂刊本,上海圖書館藏。

宋·晁公武,《郡齋讀書志》,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孫猛校證本,1990年。

清·永瑢編,《四庫全書總目》,北京:中華書局景印本,1965年。

清·姚際恒,《古今偽書考》,台北:中央研究院文哲研究所籌備處,林慶彰主編《姚際恒著

作集》本,1994年。

宋·李燾,《續資治通鑑長編》,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1995年。

宋·王應麟,《玉海》,日本京都:中文出版社景印本,1977年。

宋·宋敏求,《春明退朝錄》,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汝沛、誠剛點校本,

1980年。

宋·江少虞,《宋朝事實類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點校本,1981年。

宋·范祖禹,《帝學》,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3年。

明·楊士奇,《文淵閣書目》,北京:中華書局,《叢書集成初編》本,1985年。

明·楊慎,《丹鉛餘錄》,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3年。

宋·孫甫,《唐史論斷》,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3年。

宋·趙升,《朝野類要》,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王瑞來點校本, 2007年。

宋·薛居正,《舊五代史》,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1976年。

清·耿文光,《萬卷精華樓藏書記》,北京:中華書局景印本,1993年。

宋·周應合,《景定建康志》,北京:中華書局,《宋元方志叢刊》景印本,1990年。

宋·李心傳《舊聞證誤》,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崔文印點校本, 1981年。

宋·李元綱《厚德錄》,日本京都:中文出版社景印本,1979年。

宋·羅泌《路史》,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3年。

宋·謝維新,《古今合璧事類備要》,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3

年。

宋·林駉,《古今源流至論前集》,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3年。

宋·不著撰人,《翰苑新書》,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3年。

宋·李劉,《四六標準》,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3年。

宋·王稱,《東都事略》,台北:文海出版社《宋史資料萃編》第一輯影印本,1968年。

元·脫脫,《宋史》,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1975年。

宋·彭百川,《太平治迹統類》,揚州: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影印本,1990年。

宋·杜大珪,《名臣碑傳琬琰集》,台北:文海出版社《宋史資料萃編》第二輯景印本,1969

年。

清·錢大昕,《潛研堂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呂友仁點校本,2009年。

元·袁桷,《清容居士集》,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3年。

清·查慎行,《蘇詩補注》,台北: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1986年。

宋·王安石,《王文公文集》,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標點本,1974年。

宋·曾鞏,《元豐類稿》,北京:中華書局,陳杏真、晁繼周點校《曾鞏集》本,1984年。

宋·歐陽脩,《新五代史》,北京:中華書局點校本,1991年。

清·章學誠,《校讎通義》,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校讎通義通解》本,2009年。

宋·不著撰人,《秘書省續編到四庫闕書目》,北京:中華書局,《宋元明清書目題跋叢刊》景

印本,2006年。

清·徐松,《宋會要輯稿》,北京:中華書局,1957年景印本。

宋·程俱,《麟臺故事》,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張富祥校證本,2004年。

清·葉德輝,《書林清話》,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

 

二、今人論著

 

嘉錫,《四庫提要辨證》,北京:中華書局,2008年。

葉建華氏,〈隆平集作者考〉,《史學史研究》第2期,1999年。

王瑞來,<漫說《宋史》>,《書品》第2期,1987年。

張其凡、熊偉華,〈《隆平集》版本考略〉,《圖書館論壇》第27卷第5期,2007年。

《中國古籍善本目錄》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古籍善本目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年。

日本全國漢籍數據庫(http://www.kanji.zinbun.kyoto-u.ac.jp/kanseki/)。



 



 

[1]《秘書省續編到四庫闕書目》,北京:中華書局,《宋元明清書目題跋叢刊》景印本,2006。


 

[2]參見《麟臺故事》(北京:中華書局,《唐宋史料筆記叢刊》張富祥校證本,2004)卷首<進麟臺故事申省原狀>。


 

[3]徐松,《宋會要輯稿》,北京:中華書局景印本,1957。


 

[4]《圖書館論壇》,第27卷第5期(廣州,2007),頁17-23。


 

[5]周應合,《景定建康志》(北京:中華書局《宋元方志叢刊》景印本,1990)卷22<書籍>。


 

[6]《中國古籍善本目錄》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古籍善本目錄》史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7]葉德輝,《書林清話》,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8]日本全國漢籍數據庫(http://www.kanji.zinbun.kyoto-u.ac.jp/kanseki/)。


 

  评论这张
 
阅读(8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