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东方君主与独裁:一个虚假的命题  

2013-12-26 15:15:05|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君主与独裁:一个虚假的命题

 

在古代,皇权与相权之间既相互制约,又相互依存,只是这样的一种两分是难以用现代的权力制衡标准去评判的。 

   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  昝涛

 

治宋史者,多数人应知道王瑞来先生曾掀起以钱穆先生为论辩对象的一场争论,这场争论主要围绕的就是宋朝相权强弱的问题。钱穆被归为“相权弱化论”,与此相对,王先生则是强化论的代表。强或弱的判断,对于专门史家来说,或许是重要的,但对于我这种门外汉则并不重要。况且,笔者认为,强与弱总是一个相对的概念,选择不同的评价标准和参照系,得出的结论则可能大相径庭。关于这场争论,已经有专门的研究,有兴趣者自可去专业的学术期刊上追索。此处恕不赘述。 

士大夫政治贯穿了2000多年的中国古史。用阎步克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尽管在历史后期,大致说是在唐、宋、明、清的科举时代,士大夫政治才进入高度成熟的发展形态,但是作者也相信,在经过战国、秦、汉这一段历史演进之后,士大夫政治就已经具备了最基本的特征了。”但对王瑞来先生来说,宋朝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在于:“士大夫作为一个独立的阶层或者说势力获得了空前的成长。从这个时代开始,通过科举进入政界的士大夫,支配了从中央到地方的主流政治。”  

托克维尔发现法国旧贵族是国王权力的制约者,在大革命前夕,法国的旧贵族要捍卫自由。

若作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对比,王瑞来先生也曾偶尔提到过魏晋南北朝乃至唐朝,门阀政治是对皇权的制约。按照这个逻辑来说,唐之后,士大夫政治就成为了皇权的制约者。也就是说,春秋以来的中国古史,可以提供很多反对“君主专制独裁”论的例证。钱穆先生说过:“宋代的相权较唐代低落得多。”另外他还说过,就算是宋朝宰相的权力比唐朝的低落,也“不能单凭自己想象,骂中国传统政治全是帝王专制与独裁”。   

为了维系自己的统治,皇权无论如何是不能取代或取消相权的,皇帝必然需要仰赖士大夫,只要这种需要存在,那么,皇权必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尽管在不同的时期,这种抑制的方式和程度不同。只是这样的一种两分是难以用现代的权力制衡标准去评判的,因为,皇权与相权之间既有相互制约,又是相互依存的,不能忽视其一致性。对于近代欧洲绝对主义国家兴起后的官僚制,问题也是类似的。 

长期以来,我也在思考“君主专制与独裁”这个颇有“东方主义”色彩的命题。我对该问题的关注是从世界历史的角度切入的。最早是翻看孟德斯鸠的作品,后来是因为要探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制度。无论是理论的反思,还是历史学的实证研究,都使我确信,这是一个虚假的、带有欺骗性的命题。数年前阅读钱穆先生的名作《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时候,就已经从自己民族的历史上得到了无数反驳的例证。然而,这些阅读经验最初只是把我引向反驳东方专制主义论的西方中心主义立场这个理论性和思辨性更强的方向上去了。  

另外值得一提而且也很有意思的是,当我收到《宰相故事》的时候,我正在阅读法国人塞奇?莫斯科维奇的群体心理学名著《群氓的时代》。如果说,《宰相故事》的主要内容叙述的是一个群体与一个人——士大夫与皇帝——之间的关系,那么,《群氓的时代》说的则是个别的领袖与更广大民众(mass)之间的复杂关系。可能受到之前所读之书的影响,我阅读王瑞来先生的这部著作,更倾向于觉得他是要告诉我们一个关于理性政治的故事,是一个有关制度与人事之间之复杂关系的描述,也是对一种常态政治运作机理的揭示;而莫斯科维奇要说的恰恰是,在没有“士大夫官僚阶层”制约的情况下,“领袖”与民众发生直接的联系,非理智因素在群体状态下挣脱了理性的藩篱,从而在很大程度上给我们塑造出一个非常不同的现代图景。把这两个主题放在一起,我不得不说,关于现代性的理性主义叙事,是多么地富有欺骗性。 

拿到王瑞来先生的著作,通读之后,我感觉,他通过一个历史学家高妙的叙事和解释,把我所关注的前面那个问题完全给解构了。这也正是我感到共鸣的地方。当然,与我个人的这种阅读体验相比,王先生的研究更为复杂和深入,尤其是他提出的皇权走向象征化的趋势,我认为是很有新意的,尽管这还是一个颇有争议的结论。   

最后,我本人对这本书有两个定位。首先,这本书是一本专业性很强的书。从学术史的角度来说,王瑞来先生的宋史研究,从局部的细节、具体的人物落笔,以小见大,深入浅出地讲述了宋代相权、皇权即中枢权力的运作情况,把这个领域的研究推上了一个新台阶。其次,这是一本可读性很强的史学作品。在拿到这本书之前,我就在琢磨,它会不会是黄仁宇的一个模仿版。有趣的是,作者的自白还真是部分地印证了我的这个猜测。王先生也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尽管他的讲述相对比较平静和平淡,并尽可能地避免了个人主观色彩。从这个方面说,他更是一个专业的历史学家。

(中国图书商报/2010年/3月/30日/第W05版)

 

【附记】恕我孤陋,刚刚读到刊于《宰相故事》刚刚出版不久的书评,转贴于此,存档且共赏。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