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子道自能久”——读欧阳修《重读徂徕集》诗  

2013-12-06 22:42:19|  分类: 文史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道自能久”

                                   ——读欧阳修《重读徂徕集》诗

 

徂徕先生石介,是宋代理学的开山之一。此人学问很好,在太学讲课,极受学生欢迎,但却不温文尔雅,而是个性鲜明,独立特行。不仅在世时颇多非议,去世后亦蒙诬谤,说他诈死投敌叛国,甚至有人提议要扒坟开棺,以验真伪,幸亏被宋仁宗所阻止。

石介遭受非议,主要是他写下《庆历圣德诗》,卷入了朝廷政争。此诗一出,“宋初三先生”的另一人孙复就跟石介预言:“子祸始于此矣。”黑白太明,不谙政治策略,将朝廷的矛盾公开化。石介倒是快意恩仇,却给范仲淹等少壮派的改革带来麻烦,范仲淹曾恼火地说,都是这鬼怪辈坏事。20多年前,我从政治策略的角度总结庆历新政失败的教训时,曾提及此事(《试论导致庆历新政失败的一个因素》,《学术月刊》1990年第9期)。不过,毕竟石介热情可嘉,虽然他的作为激化了政治对立,但也同样为改革大造了舆论。因此,他被改革派引为同志。

范仲淹阵营中的欧阳修,与石介的友谊就很深厚。在石介死后,欧阳修写下了《读徂徕集》五言长诗。嗣后,意犹未尽,接着又写了一首不算短的五言《重读徂徕集》。两首诗都收录在《文忠集》卷三。两首诗立意不同,前诗多触及石介的经历与学问,后诗则跳出这个圈子,重在文外说文,文外说人,叙感情,发感慨。研究欧阳修及其文学的人,对欧阳修及其作品论述甚夥,却鲜及此诗。其实,这首诗对于认识欧阳修的性格与思想比较有价值。

*   *   *

欧阳修一气呵成的这首诗,我想按内容分成几个层次,略加解读。

我们先看第一段:

        我欲哭石子,夜开徂徕编。

         开编未及读,涕泗已涟涟。

在石介去世后的一个夜晚,欧阳修翻开了石介遗著《徂徕集》。尚未阅读,便睹书思人,悲从中生,涕泪涟涟。由此,我们可以窥见欧阳修对石介的深厚情谊,亦可适证欧阳修诚为性情中人,人世悲欢,足以动其心。

接下来看第二段:

        勉尽三四章,收泪辄忻欢。

         切切善恶戒,丁宁仁义言。

在这种情绪之下,欧阳修读了三四章。进入到文章的世界,内容渐渐让欧阳修收住了眼泪,转悲为欢。欢者,是为文章的内容,是为有这样的友人。这是骄傲的欢欣。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转化呢?我们看第三段:

        如闻子谈论,疑子立我前。

         乃知长在世,谁谓已沉泉。

此时的欧阳修仿佛感到,石介就站在他的面前,侃侃而谈。这不是一种幻觉,而是思念的升华。友人并没有离去,并没有长居九泉,伴随着他的文章,永存人间。

接着,欧阳修回顾了他与石介的交往过从:

        昔也人事乖,相从常苦艰。

         今而每思子,开卷子在颜。

由人及文,时空在欧阳修的脑海里回转,从过去又回到了当下。欧阳修回顾到,以前石介活着的时候,由于政治因素与人事纠纷,不能过从太密,难以常见。反而今后想要相见时,只要翻开他的书,便随时宛如人现眼前。

对石介的文字,欧阳修有过自己的想法,他写道:

        我欲贵子文,刻以金玉联。

         金可烁而销,玉可碎非坚。

         不若书以纸,六经皆纸传。

         但当书百本,传百以为千。

         或落于四方,或藏在深山。

         待彼谤熖熄,放此光芒悬。

这是说,我十分珍视友人石介的文字,想把它铭金刻玉,永久保存下去。但转而一想,金亦可熔,玉则易碎,都不如写到纸上。儒学经典六经,后来便是通过纸本流传下来的。我应当把他的著作缮写上百部,以百传千,或流播四方,或藏之名山。待到名誉恢复时,石介的这些文字便会大放光芒、大呈异彩。

顺着这样的思绪,欧阳修表达了中国传统士人普遍的意识:

       人生一世中,长短无百年。

        无穷在其后,万世在其先。

        得长多几何,得短未足怜。

        惟彼不可朽,名声文行然。

人生在世,无论长寿还是短命,不过百年之限。历史如长河,源源不断。前有万世,后亦无穷。在漫长无尽的历史长河之中,人生百年之限,能够长寿也长不到哪去,短命夭折也无须感伤。既然人的一生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短到甚至可以忽略的一瞬,那么如何可以做到不朽呢?只有名声与文行,方能流传后世,人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永存。这是来自古人立德、立功、立言 “三不朽”的思想,不独欧阳修。

由于有这种意识,一个人在百年一瞬的生命中所遭遇的坎坷不公,也就无须介怀了。欧阳修这样写道:

       谗诬不须辩,亦止百年间。

        百年后来者,憎爱不相缘。

        公议然后出,自然见媸妍。

        孔孟困一生,毁逐遭百端。

        后世苟不公,至今无圣贤。

        所以忠义士,恃此死不难。

除了名列唐宋八大家的文学成就,欧阳修还是史家。曾受诏编纂过《新唐书》,还以个人之力编纂过《新五代史》。因此,他对人事与社会的观察,充满历史感。针对石介尚未昭雪的诬谤,欧阳修说,无需去刻意辩白,谗诬至顶多也就是维持于百年之间。百年之后,过去了几代人,后世之人便不存在有利害爱憎的感情牵扯,自然会有公正的评判。对此,欧阳修举例说,孔子、孟子一生坎坷,遭受很多非难。倘若后世没有公正的评价,也就没有今天作为圣贤的孔孟了。正因为历史公正,能还人以一个公道,从古至今,才有许多仁人志士视死如归。

这样的认识,应当说是欧阳修通过长期的修史经历,从无数大大小小的事实个案中归纳出来的。

从方法论的角度看,历史须远观,难以近视。隔开一段时光,摒却感情爱憎与利害缠绕,评说历史,臧否人物,便会比较接近客观。

从历史观的角度看,欧阳修相信历史公正,相信后人公道。修史的欧阳修,阅尽纸上沧桑,从腥风血雨晦云暗雾中,撕开一道缝隙,看到了未来的光明。

从开阔的议论,欧阳修又把笔触转到了石介的具体经历:

       当子病方革,谤辞正腾喧。

        众人皆欲杀,圣主独保全。

        已埋犹不信,仅免斵其棺。

        此事古未有,每思輙长叹。

这是写石介沉疴时遭谤、去世后受诬的不幸。

对石介这样的遭遇,欧阳修想仗义执言,以笔为刀,刻写到历史的岩壁。

        我欲犯众怒,为子记此冤。

        下纾冥冥忿,仰叫昭昭天。

        书于苍翠石,立彼崔嵬巅。

决意宁犯众怒,也要记录下石介遭遇的千古奇冤。

不过,欧阳修的意愿却未能如愿,这是因为:

        询求子世家,恨子儿女顽。

         经岁不见报,有辞未能铨。

欧阳修埋怨石介的儿女们不晓事,向他们询问石介的家世生平,过了一年多也无回应,致使他无法下笔。

不过,最后,忿忿然的欧阳修却笔锋一转:

        忽开子遗文,使我心已宽。

         子道自能久,吾言岂须镌。

翻开石介的文集,便使他变得心绪坦然。为什么会坦然呢?欧阳修在诗的最后两句,自己回答了:石介著作所体现的道义自会永存,已无需我来著文揄扬了。

*   *   *

这首诗,由近及远,由实即虚,层次分明,寥远开阔,起承转合,百流归海。在宋人的议论诗中,亦属上乘。此就艺术论。

不惟如此,我更看重诗的内容表达。观此诗,不仅流露了欧阳修与石介建立在道义层次上的高谊深情,还体现了作为史家欧阳修拉开距离看历史的认识方式,反映了欧阳修同样具有传统知识人立言不朽的人生观,更展示了欧阳修公道自在人间的光明历史观。

一首诗,我如是解读。

研究欧阳修,这首诗是重要资料,幸勿忽之。


                                                                                                                               (文载《文史知识》2013年第11期)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