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哈哈镜的真实——历史与文学漫谈  

2014-04-20 21:28:3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哈镜的真实

    ――历史与文学漫谈

 

王瑞来

 

 

    一面哈哈镜,人站在前面,折射出的映像,或成细长,或变矮粗,扭曲变形,总之不是本来面目。人与哈哈镜映像的关系,正可以用来形容历史与文学的关系。

    何以用此为喻?在解释之前,应该对历史与文学的含义做个界定。因为许多争议与分歧的产生,实在是由于定义不明所致。

     今天一般说到历史,都把历史与历史研究捆绑在一起,混为一谈。比如说,我的专业是历史之类。

    然而,西方学者则划分得泾渭分明。《大英百科全书》对“历史”这一条目的解释就说,历史分为事实的历史与解释的历史两个层面。就是说,事实的历史指的是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是一种客观存在;解释的历史则是指对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的叙述与研究,是一个学术领域。

    大概汉语中这种定义的含混,是由“历史”这一词汇本身造成的。

    在中国古代,有“历史”的说法,但不是一个固定词汇,指的是“历代的史”。这里的“史”也是史书的意思。今天我们使用的“历史”一词,是明治维新时期,日本人借用了《三国志》中“历史”这两个连用的字,来表示西文中的“Historical science”,亦即“历史学”之意。

    现代汉语中,从日语舶来的词汇相当多,如“封建”、“民主”、“自由”、“政治”、“革命”、“电话”等等。不过,“历史”一词舶来后,意思又被含混了。大学里院系的设置,严谨的,还叫做“历史学系”,不讲究的,就径直叫“历史系”。

    如果当年舶来之时,就直接叫“历史学”,就不会出现意思含混的问题。这实在是丢了一个“学”字惹的祸。

    以“学”字来表示学科归属,虽出西风浸染,然其来亦尚矣。在明代人茅元仪编的《白华楼书目》中,就出现了以“学”分类的方式,“文学”的类目也赫然跻身其中。

    我们将视角转向文学。或许有人会说,幸而“文学”一词后缀有个“学”字,不会出现像“历史”一词那样的歧异。其实不然。“文学”一词在用法上也存在着含混。讲到“文学”,是指各种文学体裁的创作呢,还是指对创作作品的研究呢?严格说,文学创作不属于学术研究范畴,而称得上是“学”的,则是对古今中外各种文学作品的研究。

    语言的使用约定俗成,不尽合理。多数是强势,最终不得不从俗。日语中就有句俗话,叫做“语词无理可讲”。

 

 

    将历史与文学的定义分别做了欲理还乱的清理之后,我们来看看历史与文学的关系。

    首先,要说明的是,我为何要说这样一个题目?意识决定于存在。当下的在影视、戏曲、小说等媒体中存在的大量历史体裁的作品,大有将文学与历史江山一统之势。这种存在,唤起了我思考这一题目的意识。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演义的传统,将历史事件与人物文学化。典型的就是《三国演义》。这种演义,严谨一点的,也至多是“七实三虚”。不过古往今来,一般读者是没有意识去辨别真伪的,书上讲的,剧中演的,大多信以为真,以为就是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事实。

    不过,严肃的历史学者却有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嗜好。经他们的学术照妖镜一照,就发现大量历史体裁的文学作品中的人与事都不靠谱。古代的自不待言,今人中号称严谨的小说家姚雪垠写的《李自成》,其中的巾帼英雄红娘子也是史无其人。自此而下,无数的历史“戏说”,就更经不住推敲,显得荒唐无稽了。

    因此,对于多数历史体裁的作品,一般人看得趣味津津,却被学者嗤之以鼻。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如何看待历史体裁文学作品的真实性的问题。还以《三国演义》为例。在《三国演义》中,即使是貌似史实的事件,从学术角度看,也存在争议。比如,有名的“三顾茅庐”隆中对,尽管有诸葛亮自述为证,但据《三国志》裴松之注所引《魏略》,完全没有那么回事,是诸葛亮主动去求见刘备的。不过,尽管记载有分歧,但诸葛亮自述的“三顾茅庐”,亦备一说。关于这类在学界尚存争议的史实,还不能简单地斥之以妄。

    此外,何谓“演义”?叫“演义”,就不是单纯讲故事,而是要演一种义。这种义,就是作者的历史观,亦即作者的历史认识、历史评价。不止于此,作品还融进了演义者的理想与期待。在市场化的时代,还带有作者对读者的迎合。

    从广义上说,这也属于一种学术见解。比如,《三国演义》奉蜀汉为正统,视曹魏为篡夺。因此,蜀汉一侧的刘备、诸葛亮、关羽、张飞便通通成为正面人物,而曹操则成为反面人物,在舞台上要扮成白脸的奸臣。三国故事的这种历史认识与人物评价,透过艺术形式成功地传达给了亿万民众,成为了他们的历史认识与人物评价。由此可以看到文学艺术作品的力量。

 

 

    克罗齐有过一个有名的命题,叫作“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意思是说,所有历史叙述者和研究者都摆脱不了身处时代的观念的影响,论著或是作品都有着当世的影子。解释的历史因解释者的立场而有异,与事实的历史肯定有着一定的距离。其实,历史一经书写,大多成为解释的历史。真实只是相对的,追求绝对真实无异于缘木求鱼。严谨的学术研究尚且如此,而从古代作家的演义,到今人的戏说,更是有树有阴,身随影在。

    古代有一种说法,叫作“六经皆史”。就是说,儒家经典和对经典的解释,都可以视为一种史。至少是反映了各个时代撰述者和解释者的认识。再有,我向来认为,研究一个民族的文化,最为捷径的就是看那个民族的文学,特别是小说。这些东西是一个民族社会文化的综合折射,凝缩化了的反映。整体观之,就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史。而历史文学作品,从“六经皆史”的意义上说,也是一种历史诉说。再从民族文化反射上看,也是透射出一个时代的历史观。这些都是具有思想史价值的意义所在。

    我还一向以为,任何表面上看去荒唐无稽的神话或者传说的背后,都有真实的影子。

    我们且以远古的神话为例。比如,从黄帝驱使熊罴作战,可以得知黄帝一族的图腾为熊;从神话吞玄鸟蛋而孕育殷人祖先契,可知殷人的图腾为燕子,并且时处母系氏族社会;从姜嫄踏巨人足印而生周人始祖弃,而后又屡屡抛弃,可知其时周人出于母系向父系过渡的社会阶段。最近,我还从宋代“狸猫换太子”传说中考察到宋代士大夫政治的某种真实。

   “横看成岭侧成峰”。历史的真实,也要看从哪个角度、从什么层面去观察。回到文章开头的比喻,哈哈镜折射出的影像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变形,毕竟,在镜子前面,有一个映照的本体在。这就是事实的历史。而哈哈镜折射出的变形影像,则是历史的解释与文学的描述。与事实的历史相比较,变形是必然的。历史这面哈哈镜,折射的是现在。从历史解释的角度看,历史研究论著与历史题材的文学作品,跟事实的历史的距离,仅仅具有远近之差。

 

 

    我无意于抹煞历史研究与历史文学的区别,希望历史学家不要迁怒于我对“戏说”之类作品的宽容。从“六经皆史”的广义上看,关于历史的任何形式的话语,都有其价值所在。

    不过,尽管从历史学科的专业人士看,“戏说”之类的文学作品反映的不是真实的历史,但在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一般人来看,《三国演义》讲的就是三国的历史,对时下的大量历史题材的文学艺术作品,一般人亦作如是观。

    因此,我希望从事历史文学创作的作家要有些历史研究的基本训练,懂些史料考证知识,跟事实的历史相对照,不要太过于离谱,不要时空倒转,尽是“关公战秦琼”。并且还应当有一种避免误导读者的责任感,对于“子虚乌有”的虚构部分,应加以说明。

    文学作品所反映的,既有生活真实,也有艺术真实。同样,历史的真实,既有事实的真实,也有逻辑的真实。前人遗留下来的文献记载,不是录音机或摄象机的磁带或光盘,不可能靡有遗漏。对于事实以及话语的空缺,历史学家与文学家都可以通过文献提供的已知条件,运用心理学等学科知识,进行合乎逻辑的推理想象,来加以填充。这并不是虚构。这样的写作,无疑与事实的历史更为贴近。以绘画作喻,这正是基于形似的神似。

    以上杂言,期与有志诸君共勉。

                                                                                               (文载《文史知识》2014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