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音近而讹  

2015-04-26 21:23:04|  分类: 校勘学摭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近而讹

          ——校勘学摭谈之五

 

王瑞来

 

    清人陈启源在《毛诗稽古编》卷1《序例》中指出:

    字体讹陋,于今极矣。有俗体之讹,有借用之讹,有妄减之讹,有妄增之讹,有分

    一字为二字而讹者,有合数字为一字而讹者,有因形近而讹者,有因音近而讹者。

  于校雠之业,非身体力行者,诚难为此归纳。陈氏列举的数种文献讹误,在我的校勘实践中均有遭遇。以数量论,当以“形近而讹”为夥,已达不胜枚举之程度。“书经三写,鲁鱼帝虎”,讲的都是“形近而讹”。

  “形近而讹”之外,便当属“音近而讹”最为常见。然而,这类讹误却不大为校勘专家所特别拈出提起,因而也不大为人所注意。数月前校勘范仲淹集时,遇到不少“音近而讹”之实例,现择要缕述于下,以裨校雠。本文中“原作”云云,系指校勘时用作底本之《四部丛刊》本。

  2《和葛闳寺丞接花歌》有“国色精明动韶景,天香旖旎飘芳尘”之句。“精”字宋本作“晶”。按,此诗所咏为花,形容花卉之楚楚鲜活,似当以“晶”为是。

  6《皇储资圣颂》有“此道心之微也,盖究详于妙虑”之句。“详”,原作“祥”,审此处文义,与祥和之祥无关,而是详细之详。据四库本改。

  同卷《泰州张侯祠堂颂》有“于是请肖公之仪,以奉于祠,期子孙之不忘乎”之句。“仪”字,原作“议”。按,此处“仪”字当指仪表,作议论之“议”则义不可通,据宋本、四库本改。

  同卷《刻唐祖先生墓志于贺监祠堂序》有“叹其真堂卑陋已甚,乃命工度材而新之”之句。“已”字原作“以”。尽管古籍中“已”、“以”通常混用,不必深究,然“已甚”却为一词,《论语》中就有“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之语。用来表示过份之意的“已甚”,不能写作“以甚”。因据宋本改。

  同卷《述梦诗序》有“览数君子之述,而理意精密,涉道非浅”之句。“理”字,原误作“礼”。按,此句中之“理”乃道理之意,与礼仪之“礼”无干。据宋本改。

  7《奏上时务书》有“臣又闻先王义重君臣,赏延于世”之句。“义”字原作“议”。按,“义”可通议论之“议”,然不可逆推,“议”不可通道义之“义”。据宋本、四库本并《国朝诸臣奏议》所引本文改。

  此文中尚有“伏惟圣明常好正直,以杜奸邪。此致理之本也”之句。“致”字原作“至”。按,审此句“致理”乃“致治”之意,作“至理”于此则不可通。据四库本、《国朝诸臣奏议》并下文“非致理之本也”改。

  同卷《上执政书》有“至于明经之士,全暗指归,讲议未尝闻,威仪未尝学,官于民上,贻笑不暇”之句。“民”字原作“明”,观前后文意,明显不通。据宋本、四库本并《宋文鉴》改。

  同文尚有“乃于选用之际患其才难,亦犹不务耕而求获矣”之句。“犹”字原作“由”。按,此处乃以耕作收获来比喻培养人才,当作“犹”字。据《宋文鉴》改。

  同文尚有“既在承平之朝,当为长久之道”之句。“承平”原作“陈平”,明显不通。据宋本、四库本并《宋文鉴》改。

  同文尚有“则中原益困,四夷益骄”之句。“骄”字原作“矫”,于文意不可通,据宋本并《圣宋文选》改。

  同文尚有“一旦有仓卒之忧,须给赏之资,虽欲重困生灵,暴加率敛,其可及乎”之句。“仓”字原作“苍”。按,“仓”可通“苍”,然却不可记“仓卒”为“苍卒”。据四库本并《圣宋文选》改。

  同文尚有“逾越典礼,进逆耳之说”之句。“逾”字原作“俞”。按,“逾越”可以写作“踰越”,却不可写作“俞越”。据宋本、四库本改。

  9《与欧静书》有“足下博识之士,当于六经之中,专师圣人之意。后之诸儒异端,伯起不足繁以自取”之句。“伯起”,宋本作“百起”,属上,读作“异端百起”,似乎完全可通,然而无法取信的是,“伯起”适为收信人欧静之字,因此当属下断句,不从宋本。

  同卷《上枢密尚书书》有“明镐亦知边事,颇见究心”之句。“究心”,各本均作“疚心”。按,“究心”乃为专门研究之意,正与上文“知边事”相呼应。而作“疚心”则完全不通。此处当作“究心”,同卷范仲淹本人《上吕相公书》所云“明镐亦细知边事”可为旁证。据《陕西通志》卷93所引改。

  10《祭蔡侍郎文》有“天生钜公,泰山之东”之句。“钜”字原误作“距”,义不可通。据宋本改。

  同卷《祭尹师鲁舍人文》有“堂堂沂公,延于幕中”之句。“幕”字原作“慕”。按,此指尹洙为王曾延请为幕僚之事,记作“慕”则完全不通。据宋本、四库本改。

  12《赠兵部尚书田公墓志铭》有“春秋时公子完如齐,子孙遂大,食采于田而命氏焉”之句。“采”字原作“菜”。按,此处与吃菜无关,“采”指采邑,为封土之意。据四库本改。

  13《尚书度支郎中充天章阁待制知陜州军府事王公墓志铭》有“公得领陜州”之句。“领”字原作“岭”。按,“领陕州”,指墓主担任陕州地方长官之事,作“岭”则不可通。据宋本、四库本改。

  同卷《东染院使种君墓志铭》有“予谓夏戎日夜诱吾属羌,羌爱其类,益以外向,非斯人亲之,不能革其心”之句。“益”字宋本作“易”。按,“易”为“改易”,“益”为“益发”。审前后文意,此句当为后者,不取宋本。

  同文尚有“君既至环,按边之利害,大要在属羌难制,惧合夏戎为暴发之患”之句。“按”字原作“安”。按,虽“安边”为安定边防之意,然审前后文意,知此处所讲“按边”乃为“考察边防”之意。据宋本改。

  同文尚有“君使勤惰齐其力,故功倍,贫富均其流,故利广”之句。“惰”字原作“堕”。按,此处讲勤劳与懒惰,此“惰”非“堕落”,据宋本、四库本并《宋文鉴》、《名臣碑传琬琰集》上集卷25引录改。

  同卷《试秘书省校书郎知耀州华原县事张君墓志铭》有“会枢密直学士梁公适来代庞,奏君以本官监延州军资库,诏从之”之句。“监”字四库本作“兼”。按,宋代官制,本官乃寄禄官,监库乃实际职事,为差遣。四库馆臣不解宋制,误为本官之外的兼职。不取。

  15《延州谢上表》有“庶牵制于戎心,仍掩袭于边落”之句。“边落”原作“边路”。作“边路”貌似可通,然宋时“边落”乃指边境地区的“番落”,即少数民族部落。据宋本、四库本改。

  17《杭州谢上表》有“往司戎事,属当元帅之权;入奉圣谟,爰厕大臣之列”之句。“谟”字原作“谋”。按,“圣谟”,语出《尚书·伊训》:“圣谟洋洋,嘉言孔彰。”本指谓圣人治天下之宏图大略,后用作称颂帝王谋略之词,亦指圣旨或圣训。“谟”不可记作“谋”。据宋本改。

  18《贺胡侍郎致政状》有“伏惟上为圣朝,倍保崇重”之句。“保”字原作“报”。按,此为祝贺胡则致仕之文,此处知“保”,正为保重之意。据宋本、四库本并别集重出之文改。

  19《荐李觏并录进礼论等状》有“臣窃见往年处州草泽周启明工于词藻”之句。“工”字原作“攻”。按,审文意,此文乃推荐文,“工”为精于、擅长之意,而不当记作钻研之“攻”。据宋本并《旴江集》外集卷1所引此状改。

  20《金在镕赋》有“君喻冶焉,自得化人之旨;民为金也,克明从上之由”之句。“喻”字原作“谕”。审文义,乃比喻之喻,非晓谕之谕。据宋本并《历代赋汇》卷45改。

  以上所列举之讹误,均为音近而讹。究其致误原因,除了理解有误而臆改,或是不明制度而误改之外,大多或许是出于共同作业的结果。早在西汉的刘向,就在《别录》中描述过校勘的情形:“雠校者,一人持本,一人读,若怨家相对,故曰雠也。”

  在古代,无论印刷术出现与否,抄书一直十分盛行。撰写《直斋书录解题》的南宋人陈振孙,就雇人抄写有数万卷之多的书籍。在过去,抄书也俨成一种糊口的职业。只要粗通文墨,写得一手好字,便可从事抄书的职业。因此,相当多的专业写手,尽管字写得不错,文化水平都很低,更谈不上学术素养。一个人抄写,会发生增减错乱诸多讹误,两个人作业,更会发生误听误解误记,出现匪夷所思的错误。音近而讹,多由此生。

  世界上的许多地区,战争过后遗留下的地雷,据说几百年也清除不完。流传至今的古籍,由于刊刻抄写等原因所无意埋下的讹误,也如无数的地雷,要后人一点一点清除。此为艰难事业,尚有“如扫落叶,旋扫旋生”之虞。须怀着一份对先人的虔敬,慎之又慎。

                                                                                               (原载《文史知识》2015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