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有据无据:对校与他校之间   

2015-05-09 11:06:04|  分类: 校勘学摭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据无据:对校与他校之间

——校勘学摭之六

 

王瑞来

 

  没有版本依据,在校勘改字,之大忌。因为这样一来,古籍会因此而改面貌。古人校,常有臆改。特是清人,不解前代制度,以今义窥,妄改多。

    我校勘宋人笔《朝野要》(中华书局,2007年),在清四库馆臣校的通行本中,发现不少这类问题。如把宋人公文用的“勘”改“勘”,把“干”改应该”,把“水土逆之州”的“逆”改“弱”等。又如把“经监留”的“”改”,连读为经历司”。无疑是清人来自明代官制的记忆有清人不解宋代官制的“止法”,居然改“正法”。凡此等等,不一而足。这样的校,无疑害古籍,贻误后人。

   没有版本根据不改原文,铁则。不,凡事皆不可一概而。在特殊情况下,铁则1989年,我在《古籍整理出版情况简报》第207短文《略談古籍引文的校勘》,就涉及了无版本依据改字的问题。下面,想根据近日校勘遇到的例,略加申

    无版本依据,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改字?

    立即有人会讹误可以径直改正。是自然的。不,如果不是明显讹误呢?

    里,我想把以前《略談古籍引文的校勘》略加展开,是从个角度来

    校勘范仲淹集卷20的《水车赋》。其中有一句是:

        载牵,几通国之渠;弗,自解成之旱。

文中的“”字,有的各种范集版本均如此。然而,作“”是错误的。范仲淹在里用的是《诗经》的原句。在《邶·泉水》一篇中,我可以看到这样句:

        出宿于于,饮饯于言。舝,还车。遄臻于,不遐有害。

    范仲淹引用的就是“舝”。据此可知,各种范集版本《水车赋句中的“”,当是舝”字之。“舝”个不大常字,是指车轴上的金属作夏xia,与“”字形相近,但音截然不同。

    种情况,当如何理?必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古人引并不严谨,往往只是援引大意,具体句并不十分在意。然而,儒学并非如此。尤其像范仲淹这样凭藉儒学典的学走向仕途的士大夫,一般不会引用错误。上述这类错误,只能出在后来的写刊刻之。因此,尽管没有版本依据,完全可以跟据典本文加以改正。这样的改正不没有改原文的面貌,更使原文恢复了本来面目。

    于引述典的引文行的校改。

    那么,典的引文如何理呢?

    负责任的校勘,决不会限于版本校。原著引文的核,也当属于作份内之事。但一般引文的情况比。如前面所云,古人引并不严谨,并且有凭记忆引用,出现错误的情况。在核原著发现种情况,如果限于校勘规则,无版本根据,就此放,核原著的功夫就白了,颇为可惜。我以遇到种情况,可不据以改正文,但当出校,提供给读者参考。这样做,非画蛇添足。比如,我校范仲淹的《窦谏议录》,其中引有道之“仙桂五枝芳”。检视《全唐》以及多种宋人著作,均作“丹桂五枝芳”。据此可以推,范仲淹大概就是凭记忆所引。种异同,基于上述考,我就出了一条校

    引文的校勘,有一种情况。

    校勘范集卷19西京事宜札子》。在札子的最后有几句话这样写道:

        伏望圣慈未,且留圣意,可俟臣口再具状奏

范集的各种版本,均无异,完全相同。我在20年前《全宋文》校勘范集,由于不存在版本异同,便没有多留意和深入思考。次重校,“可俟臣口”一句,总觉扭。因此,便试图从版本之外找解决的途径。范仲淹《西京事宜札子》,我在南宋人李焘编纂的《续资治通鉴长编》卷118景祐三年五月戊寅条找到了几乎是全文的引述。最后几句是这样写的:

        伏望圣慈未,且留圣意可矣。臣口再具状奏

豁然开朗,真相大白。原来,在各种版本的范集中,“矣”多了个人旁,成了“俟”。这样,就只能勉如上述所引。然而如此来,文意就完全改了,成了这样的意思:仁宗您先不必召集大臣商此事,只是留意着就行了。等我到您的候当面。有不完,再呈上奏疏。而《长编》引述的范仲淹奏疏后面一句的原意是,我口上跟您得不充分,所以又写了篇奏疏。明上的理由。

    长编》的引述,根据我的理解,是可以视为西京事宜札子》的一种版本的。因此,完全可以据以改字。

    以上两例,是准的他校,又是广的版本校。由于没有格意上的版本根据,改字就触犯了无版本依据不得改字的铁则,但又不能不改。在我看来,在没有狭的版本依据的情况下,根据典原文以及著者本文著作引的料,是可以行校改的。

    校改,辑补。如范集卷19《荐李录进等状》一文,在李《旴江集》外集卷1也有收,但在推荐状的最后,范集各种版本所无的,是推荐状的日期:“皇祐元年十一月二十日。”一重要的时间信息,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并且一定也是范仲淹本人的手笔,所以是完全可以据以入的。

   当然,无以任何理由校正改,都出校,以留存古籍原貌,以取信于人。

                                (文载《文史知识》2015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10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