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乘桴子方舟

 
 
 

日志

 
 
关于我

文献文史, 兼及其他。 兴趣广泛, 自号杂家。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ruilaiw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他校亦记异  

2015-07-03 21:09:24|  分类: 校勘学摭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校亦

      ——校勘学摭之八

 

王瑞来

 

校勘之,一般只将版本异同入校勘中。而于比勘相关文献所内容之异同,校勘者的解与则颇有不同。因为这类他校的异同,似乎已超出了校勘范如注笺证,所以不少校勘者遇到这类异同,认为有碍校勘体例,便舍弃放,没有写入校勘。我以为对这种他校异同的舍弃放可惜。因尽管看似超出了校勘的技,但入校勘,无疑会者极大的启示。者在阅读时,一般没有可能像校勘者那众多相关文献,所以也发现这种异同。把校勘遭遇的种异同,写入校勘,具有相当大的学

我在校勘,遇到这类异同,一般都不予割统统记入校勘,作参考,留给读者。以下,略校勘《事》所遭遇之数例。

 

卷二《金》定辛卯,襄垓奏言,靼国遣使约夹攻女真。此,我施校如下:

四库本作“金人国遣使约夹攻蒙古”,意正相反。《宋季三朝政要》卷一记为“襄帅陈垓奏鞑靼国遣使约夹攻金”,同底本。然《大金国志》卷二六于是年内载此事云:“帝遣人约南宋夹攻,时陈垓为襄帅,不敢应。”按,《大金国志》此处所记与本书底本及《政要》不同,乃金约宋夹攻蒙古,同四库本。《通鉴续编》卷二一亦于是年内载此事:“金完颜哈达使刘天山至襄阳乞师及粟,制置使陈晐不许,天山乃还。”据此可知,当以四库本所记为是。然此事颇有纷纭,故不予改动底本。

 

卷三《余樵》条一日御笔:余玠以本奏事。庚牌到蜀,而玠以败绩归,羞愧饮药而死。记载,我写了如下校

《宋季三朝政要》卷二所记同,然《宋史》卷四三《理宗纪》于宝祐元年载:“五月甲午,诏余玠赴阙。”六月载:“庚戌,四川制司言余玠疾革,诏玠资政殿学士,与执政恩数。”七月载:“甲午,余玠卒,赠官五转。”自六月三日庚戌至七月十八日甲午,已有四十余日,余玠似非仰药自尽。颇疑本书及《宋季三朝政要》以野史传闻入书。又,《癸辛杂识别集》卷下《余玠》条记“淳祐辛丑,余玠毅夫卒于渝州”,亦不确。

 

卷四《迁都》条迁都,皇后以安人心。对这记载,我施校如下:

按,《宋季三朝政要》现存最早之元代建安陈氏余庆堂皇庆元年刊本全同,然稍后十一年之云衢张氏刊本则于“议迁都”与“谢皇后请留跸”之间有如下四十五字:“军器大监兼左司何子举言于丞相吴潜曰:若上行幸时,则京城百万生灵,何所依赖?必不可。遂与俱入见,面陈剀切”,“谢皇后请留跸”则作“谢皇后亦请留跸”。据此判断,对与本书同源之《宋季三朝政要》初刊本,云衢张氏刊本于文字有所增益改写。

段校,与所校勘之《事》文本无直接关系,但从这样的异同中可以窥见事》本源所自是何版本。一异同透露了宝线索。

 

同卷《吴潜入相》条丁大全相,吴潜代之。潜人豪俊,其弟兄亦无所附此,我有如下校

检核与吴潜有关之文献,所记纷纭。《宋稗类钞》卷四载:“吴履斋潜为人豪隽,代丁大全为相,其兄弟多以附丽登庸。”《宋诗纪事》卷一○○引《古杭杂记诗集》载:“吴潜拜相,其兄渊多所攀附。”以《古杭杂记》所记为线索,检《宋史》卷四一六《吴渊传》,有记载云:吴渊“政尚严酷,好兴罗织之狱,籍入豪横,故时有蜈蚣之谣。其弟潜亦数谏止之”。由上述可见,本书作“无所附丽”,乃是回护吴潜,当以《宋稗类钞》、《古杭杂记》、《宋史》所记为实。

 

同条有一句立度宗太子,公意不欲,其事,也是似的情况,我亦拈出,写成校

按,《宋季三朝政要》之元代建安陈氏余庆堂皇庆元年刊本全同,然后出之元代云衢张氏刊本则于“上议立度宗为太子”与“公意不欲缓其事”之间,有“枢密承旨何子举曰:储君未惬众望,建立之议,固当详审”二十二字。由此可见,云衢张氏刊本对与本书史料同源之《政要》初刊本增益修订。

有了条佐,前面一条的论证便不会成

 

卷六《降生皇子》条十一月,全氏降生皇子,是嗣君。记载,《宋季三朝政要》卷四所同,盖同源,然尚有歧异记载此,我出校如下:

按,检《宋史》卷四六《度宗纪》,于是年十一月确有“子锽生”之记载,然此名锽者,非恭宗(瀛国公) ?。《宋史》卷四六《度宗纪》于咸淳七年九月载:“己丑,子?生。”又,《咸淳遗事》卷上亦载:“九月己巳,全皇后降生皇子,群臣称贺。”据此可知,本书并《政要》所记不确。

 

同卷《襄阳受》条似道功不明,潜,士璧,世雄。整守州,惧及己,遂叛。此,我有如下校

按,刘整叛宋之原因,郑思肖《心史·大义略叙》载此事与政要所记异:“吕文德私意既杀良将曹世雄,又抑刘整功,复谮整有跋扈意。似道欲杀之。有密报整者,整遂叛。”《宋史全文》卷三六亦载:“断桥之役,曹世雄功第一,整次之。大将吕文德忌二人,捃世雄罪,逼以死。整惧祸及已,遂叛归北。”《心史》与《宋史全文》所,均不及似道,此一重要歧异,于考史人极有裨益,不当忽略。

 

同卷《明堂遇雨》条贵嫔之兄见带御器械胡祖,检讨开禧登遇雨乘逍遥子故事。此,我出校如下:

“兄”,武林本、鲍抄本作“父”。按,《咸淳遗事》卷下、《宋季三朝政要》卷四亦作“兄”,然《齐东野语》卷一九《明堂不乘辂》条并《宋史》卷四七四《贾似道传》则均作“父”。《齐东野语》且云:“显祖本太常寺礼直官,以女为美人故,骤迁至此云。”据此,似作“父”是。又按,胡显祖与祀明堂之关系,本书亦不明,据《齐东野语》载,胡显祖时为“摄行宫使”。再按,度宗乘逍遥子事,亦非仅出胡显祖一人之提议,《齐东野语》载:“至晚,将登辂,雨忽骤至。大礼使贾似道欲少俟,而摄行宫使、带御器械胡显祖请用开禧之例,却辂乘辇。上性躁急,遽从之。阁民吏曹垓竟引摄礼部侍郎陈伯大、张志立奏,中严外办,请上服通天冠、绛纱袍,乘逍遥辇入和宁门。似道以为既令百官常服从驾,而上乃盛服不可。显祖谓泥路水深,决难乘辂。既而雨霁,则上已乘辇而归矣。”

 

卷七《溃师》条似道奔入州,李庭芝城不此,我有如下校

似道奔入扬州李庭芝闭城不纳  按,《心史·大义略叙》所载略异:“廿三日,虎臣与似道密语移时,似道惊疑失措,虎臣怀惧不肯负荷死战,一矢不发,似道、虎臣各船遁走。诸军俄失似道、虎臣所在,廿八万正券兵,一时俱溃散。似道舟飘于真州朱金沙,淮东阃臣李廷芝遣兵救似道入扬州城,官诰、金银、关会、船一皆遗失。虎臣遁归泰州,堂吏翁应龙持都督府印遁归行在。”又,《宋季三朝政要》亦简略记作“乃奔入扬州”。观此,似道奔入扬州,似未为李庭芝所拒。

 

卷八《日》条天地晦冥,咫尺不人,鸡骛归犹如暮夜。自巳至午,其明始复。此,我又如下校

《宋史》卷六七《五行志》亦载此异象:“德佑元年六月庚子朔,日有食之,既天地晦冥,咫尺不辨人,鸡鹜归栖。自巳至申,其明始复。”按,《宋史·五行志》记“自巳至申”,日食持续时间长于本书并《政要》。

 

我整理《事》,由于并不是简单的点校,而是校考原,因此校勘一般的点校作品详细一些。不,他校一点,在我自己把握的原上是一致的。

在我看来,整理古籍至少有两个目的。一是除古籍在期流生的讹误原古籍的本来面目,古籍留下一部定本。二是面向者,研究者提供基础资料。两者尽管并不矛盾,但碍于校勘例,一般都向于前者。窃以古籍整理也当面向未来,因此尤注重后者,除了注校之外,普通点校也适当对惯例有所突破,方便研究者着想,在不改古籍原文的铁则前提之下,尽可能把校勘之际发现的相关料不加割舍,简洁在校勘中。如此施校,功德无量,善莫大焉。

                                   (载《文史知识》2015年第5期)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